阅读文章

汉字优化整理方案附件10-乐鱼app下载

[日期:2007-09-17] 来源:  作者:千里 [字体: ]

附件10

汉字万岁,经过整理后的汉字将是万寿无疆的

经过整理后的汉字将是长寿的,它万寿无疆。前面不是说过“变是汉字的常态”又说“老汉字并无放诸四海而皆准,行之千秋而有效的特异功能吗?为什么又说它万寿无疆”?

前面说的是老汉字,是说现行的不合格未到位的汉字,整理后的汉字将是合格的到位的汉字,它将万寿无疆。所谓合格到位,是按照今天,社会已经发展到科学昌盛时代,凡百事物以及语言已基本成熟,应当说是万事俱备,对文字,作为描述客观事物的工具进行彻底整理,也已俱备了一切条件,按此条件整理后的文字,它会是全面地、准确地表达好客观事物,它将能适合于现在和未来,同时它已是词素的,词素是不变的,因此它能长寿,具体地说有如下理由:

一、过去的变,是老汉字追求自身完善的变,当它得到完善后将不再变

汉字的变是常态,是说老汉字,老汉字从其产生以来,一直在追求自身的完善,(如附件3),是在客观社会发展中,它适应客观环境的变。今天客观社会环境已发展到一定程度,凡百事物,大体均已呈现出来;从语言说,也已基本得到全面发展,在此基础上予以整理,它将会得到完善、满足。所以它将停止它的变或放慢它的变,至少是大规模的变。

二、过去不能四海皆准,千秋有效,是客观社会的变,汉字未能及时适应的结果

汉字从楷书以后,在形体上基本停止了变。但其后千多年间,社会的变化,语言的变化都是很大的,客观环境变了,文字却未能及时调整,因而相互脱节,因而千秋无效。

中国地大人多,经常封建割据,行不同轮,语不同音,书不同文,产生了方言,使汉字音意大有出入,因此四海各异。这是它难达准、效的原因。所以不管从时间上、空间上均有差异,这就需要整理。近世以来,特别是建国以来,国家高度统一,经济迅速发展,语言也在走向统一。在这样条件下,整理后的汉字将名实相符,音义趋同,它将可以达到四海皆准、千秋有效,它又何缘再变?

三、汉语是词素语,它向词素方向发展,词素是长寿的,所以整理后的汉字也将是长寿的。

语言学家给汉语起了很多名称,如单音节语;声调语;孤立语;列位语;分析语;词素语等等,单音、声调只是按语音;孤立列位,分析又只是按语法、外貌,都不全面,他们说的只是静态,只有词素,说出汉语的本质,也说出了汉语的动态,它不单是词素,而且向词素方向发展。说汉语是词素语,并向词素方向发展,有以下迹象:

1、从古今用字的消长看,它向词素方向发展

所谓词素,是说语言的单位是语言的基本语素而不是语词,语素只是语言的原素,也就是语言的素材。既然是素材它就不是成品,因为它不代表完整的整体意义,只代表部分意义。另外既是素材,它就可以制造任何成品。这就是词素。

把《说文解字》和《新华字典》二者对比,前者视为汉代以前的用字,后者视为现代用字,可以看出以下情况:

1.1、被保留到现在的字(即《说文》中有,《字典》中也有的字),如天、地、日、月、父、母、男、女、人、手等等,这些字是词素,即语言原素,一般是常在各方面应用的,所以现在也多是常用字。

1.2、被淘汰的都是非词素字。即《说文》中有,《字典》中已不存在,这些字已经被淘汰了。如“犙”,三岁牛,“牭”,四岁牛,“牻”白黑杂毛牛。都是复义的,专义的、狭义的,也是个较完整义的,它们不能在多方面应用,它们是非词素字。

1.3、《说文》中有,《字典》中也有,被传留下来了,但原来是专义的(非词素字)现在被锻练成为泛义字――词素。如“牧”《说文》“养牛人也”,是专指放养牛的,所以牧从牛,现在是所有从事畜牧者(不管马、牛、羊、鸡、禽)均谓之牧。驚《说文》“马骇也”,指马驚(故从马),现在是泛指的驚,人驚也谓之驚(现简为惊)。雌雄,原指鸟类的雌雄,故从鸟,现在不专指鸟类,兽类、植物甚至人都可称雌雄。从专义、狭义已走向广义。泛义了,即从非词素字转变成词素字了。这样的字被保留下来了。

1.4、《说文》中有,《字典》中也有,但现在被逐步淘汰中。如“鲗”(墨斗鱼),“芣”(车前草),它们是专义字,被括弧中的词素所代替。即非词素字被逐步淘汰。

1.5、《说文》中有,《字典》中也有,如尧、舜、辇、笏等等,它们不是词素,也被保留下来,这是为了读懂古书而保留的,应当是例外。

从上面可以看出,保留下来的是词素,被淘汰的是非词素。有的字原非词素,但被锻练成为词素,这类字也被保留下来。有的字被保留下来了,但不合词素要求,也逐渐被 淘汰。另些字虽然被保留在字典中,但只是历史上的名物,是为了了解历史而保留的,今天已不被利用,实质也是被淘汰的字。可见汉语是以词素为基准发展而来的。所以说汉语向词素方向发展。

2、从文言、白话的转变看汉语向词素方向发展

汉字从其产生以来,到民国以前,具体的说是在新文化运动以前,一直掌握在卿大夫阶层手里,具体表现是写文言文。只有在新文化运动后,汉字才名符其实地成为全民文字,具体表现是写白话文(通俗文)。文言用字追求的是典雅,反对通俗。古代字书上常有“俗作※※”字样,表明文字主要是为典雅的文言文服务的,俗语是不屑于收入字书的,白话就是老百姓的语言。

什么叫典雅?典就是经典、典故,文人常喜欢用典故,因为它能用少数的字喻寓更多的事务,因此古代成语非常发达。在用字上则追求雅,雅就是不俗,一般地一个字能代表较多意义,至少是完整意义。文人间谈话总是文诌诌的。是说文人的语言和老百姓的俗语是不同的,所谓通俗就是普通老百姓的俗言俚语,它们大都是单义的、简义的,事实就是词素,用它来直截了当地说明一切,文人是不屑于用的。因此文言、白话是不同的两种语言。二者除了繁、简外,同是单义的同义词,字也不同。如老百姓的狗,文言是犬,脚,文言是足,桌(几),船(舟),干(为),吃(食),喝(饮),红(赤),我(予),你(尔),吗(乎)等等都有不同说法。除语词外,语法也不同。文言虚词少,白话虚词多。总之文言白话是各不相同的。新文化运动后,人们主张用通俗文,把老百姓的语言扶为正统,于是白话(通俗文)理直气壮地写入了字典之中。应用于文章(书面语)之内。因而词素语得到发展。通俗字都是词素,虽然老百姓早就运用了,如水浒传、红楼梦那样,但公开地大量地使用过去是不存在的。只有在新文化运动后,这些语词才广被利用。因而形成了近些年来大量的复音语词,在书面上表现了前所未有的活跃气氛。一扫过去典雅的文言气势。从而也促进了一些词字向词素方向发展。这文、白的转折是书面汉语、汉字的一大变革,它淘汰了许多复义的专义的、狭义字(是词不是词素),除了广泛地运用了词素字外,也促进了一些字向词素方向发展,具体有以下情况:

2.1、淘汰了一些文言的复义、专义字,代之而来的是通俗(单义)字。如叟、老人;童、孩子;僕,佣人;伶,演员;贾,买卖人,士、读书人。几十年前还有“童叟无欺”,“商贾云集”等字样,现在几乎不被利用了。

2.2、淘汰了一些文言单义词,代之以白话语言。如前述的舟、几、予、尔等,它们虽都是单义的,但在文言中,它们都是词,代表完整意义,可被单独使用,如“舟车之便”,“窗明几净”,代替它们的词素,代表部分意义,一般不单独使用,大体都和其它词素结合起来用,如轮船、帆船、渔船、航船、桌子、木桌、文言是词,可单独使用。白话是词素。结合起来用。字义相同,用法不同。前者概念笼统,后者细致,前者单音(一个字),后者双音(两个字),这就是文、白的区别,也是表明语言进步(发展)的结果。是由词变成了词素。

2.3、在结合起来用的形势下,同一文字文言也变成了白话。字未变,但内涵用法变了。如妇,古可单用(妇孺皆知),现在都结合起来用了,妇女、媳妇、老妇、少妇、寡妇、情妇;童,童子、儿童、女童、幼童、童工以及牛、羊、树、草等等,老牛、黄牛、柞树、榆树等等,古代是完整义,都可单独使用,是词,如柞、榆,现在是部分义,整个词的一部分,即词素,很少单独使用了。因为它已变成了词素,组成的语词概念比过去细致了。

2.4、字义被缩小,由词变成了词素。如店,原指旅店住宿的场所,它是可以单独使用的。但渐渐地单义被缩小了。如“旅店”“客店”(旅行者的店),(客人的店),店字中旅客的意义没有了,只有住宿、场所义;再发展到“商店”、“饭店”,住宿义也没有了,只有场所的意义了,做买卖的场所、卖饭的场所,以至鞋店、书店、食杂店、专卖店。由复意变成了单意,由专义变成了泛义,由词变成了词素。

2.5、专义,狭义字变成了广义泛义字,如头,原是专义的专指脑袋,在词素化的影响下,变成了广义、泛义字。如头领、头面、头等,上头等,以至老头、前头、码头、山头,甚至变成了语尾,看头、吃头。面,指脸的部位,渐渐地面部、画面、表面、上面、方面、全面、片面。心,(心脏),古人指发号司令的中枢(大脑),渐渐地演变成为中心、核心、良心、好心、坏心,近年又出现个芯字,实质是从核心义来的,上面都是从完整义变成了局部义、从单义、狭义、具体义变为广义、泛义了。是由词变成了词素。

2.6、语法也有不同,文言的虚词少,白话的虚词多。文言是古代语言,虚词还不发达。虚词多是由实词转化而来的,带有实词性,有的虚、实兼用,如经、过、顺、从。白话多是专用的,如呢、吗、了、吧。白话比文言虚词发达,证明语言向词素方向发展。因为虚词发达,正是词素语的需要,只有虚词发达才能更好的完成无形态变化的词素语的语法任务。(后面还要叙述、不赘)

2.7、文言多是一字多义的,一个字兼有比喻、引申、假借、衍声等义,如度、有过度、程度、度量、惴度等义;申,有申时、申述、申斥、申张;率,率领、轻率、直率、草率、表率、字写的率。白话除了受文言影响也有相同现象外,纯粹的老百姓语言一般是一字一义的。一字多义,说明文言词的不足用,因而拐弯抹角借用其它字。白话是词素,可以以简御繁,因而字少而足用,不需借用它字。语汇非常丰富,是词素发展的结果。一字一义证明词素得到发展。

另外文言词性也不稳定,名、动、形、词都可互用,如人,名词;人其人,动词;人道,形容词。端,一端,名词;端庄,形容词;端的,副词。现代语有“端盘子”,动词;好端端的(端的),端盘子、好端端都是白话,是延用古代没有字就假借的习惯而用的,按现代义,端盘子的端应写为“”,好端端应写为“,因为端()也是词素,应有其字;端端则是副词,没有实义,有声就可以了。白话则比较稳定因为是词素,它具有各方面的素材,不需乱借。也是词素发展的结果。

综观上面,文言变成了白话,表面看是改变了一些语词,实质是由词变成了词素,古代语变成了现代语。从汉字看,由复义、专义、狭义、变成了单义、广义、泛义,由可以单独使用(是词)变成了结合起来用(词素),即由词变成了词素,在外观上,内涵上、用法都有不同,除单词外语法等等都有变化,不是简单地由文变白,事实上是由古代语变成了现代语,也就是语言的发展。语言的发展应当是渐进的,但由于文言霸占了书面语的空间,因而老百姓语言转变的过程不够清楚,但也不无迹像。如水浒传是明代的作品,当是当时老百姓口语的书面语,它即不同于古文,也不同于现代白话文,应当是中间(过渡)语文,红楼梦成书较晚,就略近于现代语。文、白转折似乎是突然的,实质也是渐进的,它是用了几千年的时间,文言变成了白话,语言发展了,其主要表现是词走向了词素,说明汉语向词素方面发展。

写到这想多说几句。汉语向词素方向发展,应当说是汉语的自然现象,也应当说是语言的进步,因为对语言有好处。如以少胜多,从粗变细使语言更加精练有效。它是不是所有语言的发展方向?不知道、但对汉语说确实有好处。但有些人却不以为然,并制造了许多麻烦。如词素语是单音的,偏说应走向复音,主张多吸收外来词(复音词);词素语无形态变化,硬说这是落后的表现;有些字明明是词素的运用,却偏偏要造些非词素字。如“芯”。老百姓把焟烛的捻叫做“心儿”,爆竹的引线也叫做“心儿”。因为它们是焟、爆竹的中心或主要部分(如人的心脏)。“心儿”是汉语的名词化发音是“xin r”,电脑的芯片也应是“心儿”,因为它也是电脑的中心和主要部份,“芯”字典中音xin,并不是xin r音不同。汉字形声字的草字头,是指花草类植物名称,焟心儿、爆竹心儿,以至电脑的心儿,都不是花草,音不同,义也难明,凭空添了个狭义字,到底有何好处?(原汉字的芯是指灯心草,与现在的芯无关。)

上鞋,硬是造了个“绱”。把鞋绑安置到鞋底上,它和上梁,把房梁安置到房架上有何不同?上是安置的意思,上梁不说下梁,上山不说下山,它们不离上意,是上的正常运用,无需多想,谁都明白。偏偏有人创造个“绱”字,并也写到字典之中,请看一看,古今中外,哪本书上有个“绱”字?岂不多此一举?汉语本来是向词素发展的,他们却偏要背其道而行之,上街、上项目、上阵、上纲、上线、上回、上峰、上火又应该怎么写?都上个新字吗?

类似这样的字还有,如氧、氢、氧是养气,原意是能养人的气,人离开它不行,氢是轻气,是重量最小的气,即然如此,就直接叫养气、轻气行不行呢?氧、氢可能考虑写时方便,但字里行间,在化学上写养、轻大约也不会误会。如“轻弹的威力是很大的”。

外文译名,原来多用原名,未尝不可。如麦克风后来就成了扩音器、扬声器,配尼西林就成了“青霉素”,后者必竟使人易懂,近来“的士”横行,“板的”也出现了,于是人们就去“打的”。我不明白,到底有多大好处?!

日本人现在的字典,几乎一半是英美文。原因是国家在被人控制下,日本人占东北时,东北人不得不“我--的”、“你――的”、“大大的”,亡国奴,不得不然!现在我们是堂堂大国,五千年文化,何必要“打的”?学外语为的事和外人打交到,原是正当行为,“打的”是哪国话?“的士”何必在中国用?最近提倡语文规范化,这些很规范吗?

3、汉语的要素和特点,如语音,语义、语法、语词都是以语素为主导而逐步形成的。

3.1、汉语的单音特点――汉语的基本单位是单音的,并向单音方向发展。古代汉语是有很多复音词的。如诗经中的关关、睢鸠、窈窕、君子、参差等等,双声、叠韵词不少。其它如轩辕、伏羲、伯益、叔齐等等人名;段干、百里、欧阳、东方等等姓氏;琅邪,钜鹿、会稽、邯郸等等地名;巀、九嵏、崐崙,葛嶧等等山名;沧浪、澶渊、河灉、汨羅渊等等水名;仓庚、鶀鵋、雝鶋、鷦鷯、等等鸟名;狻麑、猰獪、猲獢、麒麟等等兽名;叔鮪、大鳠、烏鲗、鯍、等等鱼名;螉暰、蛭蝚、蚍蜉等等虫名;樸蔌、栟櫚、薯椐、枇杷等等树名;蘿莪、芙蕖、苽蔣、莖藸、草名;瓊琚、珍、玙璠、玓瓅、等等饰品名;簁筸、籧篨、桮茗、箘簬、等等器物名。上面是名词,动词如遞騭、趠、趌趧、趢;形容词如萃危、嵯峨、焦嘵、崢嶸。副词就更多了,如关关、参差、躑躅、彷徨等等很多传留到今天。可见中国古代复音词是不少的,但到现代都被淘汰了,或改为单音。如姓氏,欧阳改为欧,东方改为东等。动,形等词现代都是单音的了。近代产生的词,更都是单音的。汉语向单音方向发展,是明显的事实。单音是汉语的选择,是汉语的原则,因为只有单音才更能符合于词素的要求。 

 3.2、汉语基本单位是单义的(最单纯的意义),并向单义方向发展――如古代的“犙”三岁牛,“牭”四岁牛,“駰”黑白雜毛馬等等类似的复义词很多,现在都被淘汰了。单义,即最小最基本的意义,才符合词素的要求。因为越小越基本才是越灵活才能便于组成其它语词。

中国古代复义词是不少的,占绝大多数,今天则都是单义的了。虽然它们是什么时候变的,在哪里变的,很难找到它的具体迹象(因为老百姓的口语并没有书面记录传下来),但趋势是明显的。如《说文》中的复义词是很多的,和今天的语词比是明显地不同,今天都被淘汰了。可见汉语是向单义方向发展的。如名词,除前述牛、马外“驕”六尺马,騋,七尺马,麚,牡鹿,麎,牝鹿,麛,鹿子,麔,大鹿,麉,鹿之绝有力者,猲,短嘴犬,獫,长嘴犬,,黑头黄犬,猈,短胫犬,猗,犗犬,狾,狂犬;动词:,马奔也,驻,马立也,翕,鸟起飞也,翾,小飞也,翬,大飞也,翩,疾飞也,翏,高飞也,翇,乐舞执全羽以祝社稷也,臭,犬视儿,默,犬暂逐人也,猝,犬从草暴出逐人也,噉,小犬吠,狋,犬怒儿,狧,犬食也,,犬行也,,犬张耳儿,獨蹐,小步也,,住足也,赺,低头急行也,遴,行难也,廴,长行也,跀,断足也,,怒不进也,摎,缚杀也,扺,侧击也,,旁击也,摬,中击也,拂,过击也,抌,深击也,搉,敲击也,扚,疾击也,抶,笞击也,,衣上击也,抰,以车鞅击也,捶,以杖击也,捭,两手击也,鴡,目熟视也,睗,目疾视也,睼,迎视也,瞫,深视也,,失意视也,,转目视也,矆,大视也,,小視也,睯,省视也,,左右视也,,短浑目儿,矉,恨张目也,,谨钝目也,睢,仰目也,,目摇也,滤,水流儿,泬,水从孔穴疾出,潀,小水入大水,沫,洒面也,浴,洒身也,澡,洒手也,洗,洒足也,沐,濯发也,瀚,濯衣垢也,潎,於水中击絮也,泣,无声出涕曰泣,涒,食已而复吐之;形容词:如,沃黑色,黯,深黑色,,赤黑色,,白而有黑,黬,虽晢而黑,黪,浅青黑,黤,青黑,黝,微青黑,點,小黑,,黑有文,黗,黄濁黑,黚,浅黄黑,,黄黑,,黄黑而白,臥黠,坚黑,儵,青黑,黮,桑葚之黑,泚,水清也,況,寒水也,淑,清湛也,溶,水盛也,湜,水清底见也,潣,水流浼浼儿,潿,下流濁也,溷,乱也,一曰水濁儿,潯,旁深也,晄,明也,昭,日明也,晏,天清也,昱,明日也,,星无云也,,日旦昏时,暗,日无光也,曀,阴而风也,鬗,发长也,鬌,发好也,,发多也,鬒,曲发也,髶,乱发也,鬋,女发垂儿,,束发少也,髻,洁发也,鬜,发秃也,臊,膏臭也,胜,犬膏臭也,状词:笃,马行顿迟,駸,马行疾,骛,马乱驰,駗,马载重难,,,犬斗声,滔,水漫漫大儿,汪,深广也,灂,水小声,潝,水急声,澤,水光滑也,濇,不滑也,濢,小湿也,溽,湿暑也,唴,儿泣不止,嘰,小食也,噫,饱食息也,咥,大笑也,嘒,小声也,咠,聶语也,唊,妄语也,寱,熟寐也,寣,卧惊好,,寐而有觉也,恄,小怒也,悒,不安也,憧,意不定也,惴,忧懼也,懆,愁不安也。

上面可以看出,古人不是用不同词语说明某项事物,而是按实物的不同形式,不同情节分别给以专词,所以名词极多。其次古无专义的动、形等词,都是按动物的动作、形态等来制订些专义词,如恄、翕、臭、泚、晄、鬗等。所以复义词就多了。

对此我想,可能是古人最初使用语言时,人们只是直观地看到一些具体实物,因而先有名词,正如婴儿学语一样,先学名词,如叫她吃饭,只说“饭饭”,抱她出门只说“门门”,动、形词的产生晚于名词,而且都是从名词衍生出来。因而最早都是复义词。

上述的复义、专义词今天大多数都被淘汰了,有的也留传下来,但内容不同了,都已变为单义、泛义了。如洗,说文,洒足也,专指洗脚,沐,濯发也,浴,洒身也。今天沐浴也指洗身,但“洗”却什么都洗了,不单洗足、脸、发、身、手、黄瓜、茄子什么都 洗。暗,“日无光也”,今天的暗,凡是不明的都叫暗,不管日无光还是灯无光了。是由专义变成了泛义,由复义变成了单义了,今天产生的动、形词则都是单义的、泛义的,字少了,用起来却很方便、充实,汉语是进步了。是由复义、专义、狭义的词,变成了单义、泛义词,它向单义方向发展,向词素方向发展。

3.3、汉语无形态变化,有大量的虚词词素,语法任务由虚词来完成,这也是按词素原则而形成的——既然词素是单音的,就无法产生形态,更无法变化,因此语法部分只能由另些语词――虚词词素来完成,所以语法的孤立、列位是由词素的单音、单义特点所决定的,它只能是孤立的。但从虚词看,古代不多,近代发展了不少,它的发展是由于词向词素方向发展而发展,否则无法完成词素语间的连接、转折、过去、现在等等以及其它种种语法任务。

我们观察一下古汉语,《说文》中虚词是不多的。九千多字中,绝大多数是名词,表现为纯虚词的只有不多几个字。这说明古汉语不够发达,在语法上是很简单的。如吾,我自称也,我,施身自谓也(一曰古杀字);矣,语己词也;者,别事词也;哉,言之閒也;乎,语之余也;兮,语所稽也;嗞,嗟也;嘅,叹也;再,一举而二也;乃,词之难也;象气之出难。这些字近乎虚词(没有实意)。而如苟、草也;莫,日且冥也;从日在草中;牢,圈也;吁,惊也;呀,张口儿;是,直也;从日正;很,不听从也;一曰行难也;从彳( )声;足,人之足也;予,推予也;象相予之形( );了,尦也(笔者按马尦蹶子的尦),从子无臂,象形;焉,鸟黄色,出于江淮,象形;之,出也象草过枝茎益大,有所之;也,女阴也,象形;何,擔也;爲,母猴也;君,尊也;这些常用虚词在古代都是实词。

从目前的语词看,也还有许多是动词转用为虚词的。如过,“走过”是动词,“过去”,“经过”“通过”,有时是动词有时不是动词,“过份”“来过”,就不能说是动词了。但从意义上说,也还可以理会到,它是从动词转用而来的。“经”“经营”明显是动词。“经过”时动时虚,“经常”“已经”“曾经”,就毫无实词意义了。有很多本来是动词但有时就作虚词用,如“动”是动词,“动不动”就不是动词了。证明现在仍在变,虚词是在发展,为了语法上的需要很多实词演变成为虚词了。从总的数量看,现在虚词包括语气词、感叹词、介词、连接词以及代词等不下几百字,古代则是很少的。古代多是借用,转化的字,它们不是专为虚词而设的。现在则是专用的,或向专用方向发展。从语法看,汉语发展了虚词词素,这些词素是为适应汉语的发展而发展的,既然是语法不能走向形态变化,只有发展了大量的专用虚词词素,来满足适应汉语的词素方向发展。所以从虚词的发展看,也说明汉语在向词素方向发展。

3.4、语词的发展——上面说过,汉语从完整义转化为词素,这正是它发展的核心,绝大多数的词,由词变为词素,事实证明,汉语向词素方向发展。不赘。

3.5、语汇的发展——汉语语汇是非常丰富的。这正是在词素的作用下形成的。使语言达到最佳境地,证明它是效力极高的语言,在科学昌盛的今天,显示出词素语的威力。它概括性高,容量大,实用性强,具有极大的潜力,能包容更多的事物。今天有的语言在50万词的情况下已感到极度吃力,而汉语在几十年前,唐兰先生就说有一百万词,或是二百万词。但人们并未感到汉语的难于容纳,这就是词素语的优越之处。此外,它不同层次地可以表现更细微的差异,而语言本身并不显得费力。近年来汉语语汇的大量增长,也证明汉语向词素方向发展,因为这些语汇所用的都是词素,而不是其它。事实上过去的某些词被一般词素所代替,专义词正在消亡。如一些花、草、树、木、鸟、兽等等的专义名词,正在被车前子、鸡冠花、含羞草、黄雀、飞机电视机等词素所代替,不再是申、商之类的专义名词了。动、形词也都向专义动、形方向发展,而不是过去的 鬗等词了,汉语的语汇大量增多,正是汉语向词素方向发展的迹象和结果,它来源充足、意义确切,生动活泼,随时随地制造新词,它是无尽藏的。

4、汉语双音词的大量产生

有人说汉语也是复音语。如“说话”“吃饭”“睡觉”等等不是复音吗?不是复音语不能成个完整的意义。这话是对的。如和外语相比确实是这样。外语一般以一个完整意义的语词为单位。汉语如果是个完整的意义的语词,一般都是复音的。但有一点却不同。汉语绝大多数是二音词,它不是三音、四音或多音词。而外语却正是多音占多数的。这点显然不同,这又是为什么?我们说,原因是汉语是词素语。它是以词素为单位的,和外语的以词为单位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语言。

一般外语只有词的层次。汉语过去(古代)也是以词为单位的。但现在汉语已发展成为词素语了,多了个词素或字的层次。只有词素加词素(字+字)才是个完整意义,外语是每个词就是个完整的意义。外语也有语根,这不和汉语的词素一样吗?是的,从意义上讲是近似的,但不同。汉语的词素,在古代也常作词用,它们都独立存在(在文言文中),但在现代汉语中,它们都已锻练成为词素,为了语言能更好的细致表达,语词都锻练成为词素、词素一般是对事物的泛指,想要具体地说明个完整的意义,就要由词素加词素组成个语词。如“人”,只是个泛指的概念。它不是具体的语言中的什么人,只有在加个另个词素,如大、小、男、女等等才是个具体的完整词。如大人就不是小人,男人就不是女人,只是一个人就不一定是什么人。外语就不一样,一般是直接地指出为man woman才卜ユ.才冫ナ。为什么说它和外语的语根不同呢?汉语的词素是个独立的单位,它可以单独存在,而且它必须单独存在,以便于和其它词素结合。正因这样才有它的灵活性,及以简御繁等等特点。才能表达出细致的概念,它不是偶然的,是一种语言特点。它是独立的单位,因此它在字典中可以单独存在,而且是一种必定的存在形式(如果是结合存在那就是语汇辞典了)。外语的语根就不然,(1)它不是普遍的存在,不是任何语词都有语根。(2)它不能任意和其它语根结合,只是某些词的共同成分而已。字典中并不见有语根的存在,说明它不是语言单位。汉语比外语多了一个层次,语素,从文字来说就是字。汉语是以语素——字为单位而不是以词为单位的。这一点又是强烈地区别于外语。

为什么汉语是以双音词为主,而不是三音、四音、多音?原因是一般的事物都有个基本语素(字),基本语素虽然不具备完整意义,但也具有一定意义,一般的词只要有两个语素,大体都可以表达出一个完整的甚至较细致的意义,包括任何语词,因此绝大多数汉语词只要有两个语素就够了,不需要更多。语素是单音的,因而汉语绝大多数词是双音的,而不是三音、四音、多音的。

另一点,双音词的发展以近几十年为多,百年前并没有那么多的双音词,这又是为什么呢?前面说过,新文化运动以前,汉字书面语是掌握在卿大夫手里,用的是文言词。字和词是相同的,它也是词。新文化运动后把老百姓的语言扶为正统,老百姓的语言是词素语,因而在书面上就产生了大量的双音词。此外近世的科学发展,新词的大量产生(也是汉语过去没有的新概念),所以近世以来产生了大量的双音词。双音词是由词素产生的,双音词的大量产生也证明汉语在向词素方向发展。

5、词素——字越来越少,与复音语的词越来越多适成反比。越来越少,证明它在发展。

词素字越来越少,证明它仍在发展之中。即尽量淘汰非词素字,如说文中的大部分非词素字被淘汰了,保留在新华字典中的字,现在仍在逐步淘汰中。另从《康熙字典》《中华大字典》看,收字均接近五万,到《新华字典》最多不超八千五百,被淘汰的字超过现行汉字几倍,是淘汰复义词、专义词的结果。证明汉字向词素方向发展。

科学发展了,事物繁多了,语词相应地增多,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复音语近几十年就发展了大量语词。相反汉字却逐渐减少,而在常用字上更是如此,证明汉语和西语是不同的,证明词素语特异之处。而越来越少,证明它仍在发展之中。不单辇、笏之类的词被淘汰,而伶(演员),鲗(墨斗鱼),驹(马崽),堞(城墙垛口),堤(堤防,大坝),谓(告述)等等也在被淘汰之中,代之而来的是老百姓的词素。正是由于词素语的形成,字(词素)就越来越少了,为什么字越来越少了呢?如上面的,伶、鲗、駒、堞等等被淘汰了,字数少了,被括弧中的演员、墨斗鱼、马崽等所代替,前者四个字,后者11个字,不是多了吗?前者被淘汰了,确实从汉字中去掉了,后者字虽多了,但都是词素,不要新添,结果是只去不添,所以越来越少。

如按常用字看,三十年代陈鹤琴氏统计的《语体文应用字典》有字4261;王文新氏统计的《小学分级字汇研究》4297;杜佐周氏统计的民众、商人、儿童读物《常用字典研究》字数是4117。近期北京七四一工程标准字研究组统计现代文章常用字3800;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字研究所1964年版《现代必读汉字》收字3166。可见常用字越来越少。

另一方汉字的词汇,由于社会的发展却越来越多越丰富。为什么字越来越少词汇反而能多呢?假如是3000个词素(常用字)30003000只二音就可组成九百万词,所以语汇是丰富的,无尽藏的,汉字远未达到满负荷。

相反复音语词的数量则是越来越多。过去西方字典,任何一种语言都不少于五万词,现在更多了。而在科学用语上,发展了很多词典、如《化学大辞典》、《物理大辞典》,历史、地理、生物等总计不下几十万词,远远高于汉字数量。外语的词是需要记忆的,它们是几十万。汉语的词素也需要记忆,它们是几千,但汉语的语汇上百万却不需记忆,中国人在这里占了便宜。这应该说是词素的功绩,能否说明汉语是先进的?

汉语词素正如化学元素一样,元素是少的,但它可以化合成无数化合物,语汇就是它的化合物,外语的词正是汉语的化合物。

上面这些即是词素语的特点和形成,也是汉语向词素方向发展的明证。但词素它有如下特点:

1、概括性高——所谓概括性是指它具有代表某些共性的一部分,如“树”是具有木本多年生的一种植物,“山”指地面上凸出的部分地形,它指的都是某类事物的概括部分,而不是某个具体个体。因此它就具有广泛的概括意义。它适用性广,用它可以组成很多的具体事物。再加个词素它就可以表明具体的某一部分了。所以它的概括性高、适用性广。

2、持久性强——因为它有概括性,所以它能在许多地方应用。正由于它的广泛应用,所以具有持久性,一般地不易改变。因为即使某一部分变了,而大多数地方仍未改变,因此它是可以持久的。如《说文》中保留下来的字,绝大多数是在殷、周时代就已被常用的字,如人、马、牛、羊、大、小、上、下等这些字最少有三、四千年历史,或更远的多。所以它们是持久的,同理它们在未来,也将是能持久的,因为它们是汉语里的元素。

3、适于科学发展——世间的事物是发展的,是由不科学发展向科学,由落后发展向先进,这才是所谓科学,如果是相反,能叫科学吗?汉语它适于科学发展,能帮助科学发展,在科学发展中,它起到促进作用,而不是妨碍作用。如科学的命名,它能提供便利而不是产生麻烦。相反复音语却有些为难。科学发展它无法适应,因而产生了大量的代号不如此人们就不好应用,一个拖长的名词就够你看半天,将何谈发展?代号表示不出任何意义,由词素组成的科学命名是具有意义的,且是普遍的意义,易为人知。词素语是先进的,它具有各方面的素材,随便什么情况,它都能表达出来,它促进科学发展,未来世界主要是科学,是以描述科学的生长、发育。命名,进步为其主要功能的,词素语能很好完成,所以它适于科学发展。

未来世界是科学发展的世界,适于科学发展的东西,才会得到发展,反之将被淘汰,词素语有广阔性、有持久性,又适于科学发展,所以它将是长寿的,目前汉语还不是纯净的词素语,而是向纯词素方向发展,可以想向纯词素语将更是美妙的,它字数更少得多,作用更大得多,在未来人们的千锤百炼下,它更将完善完美。同时由于它的语素少,作用大语法简单,易学易用,适于科学发展,未来必将走向世界,它不单能为中华民族复兴起到作用,必然也能为人类的进步、人类的和平福祉起到作用,它应是万寿无疆的!

 




阅读: 次
录入: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乐鱼app下载的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乐鱼app下载的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乐鱼app下载的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 】 【 】 【 】
上一篇:汉字优化整理方案附件4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汉字 
  妙   (晴 ,2008-04-24 )
  傻冒层出不穷   (大 ,2007-09-23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