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理论 通讯12-乐鱼app下载

湘潭市工贸中专,湘潭职校,湘潭中专,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湘潭工贸学校,湘潭市一职,学校简介,招生简章,入学指南

12 期  1997 年 12月

目 录

【 专题 1】他们 呼吁 实行 “词连写” 的 书写 改革

【 专题 2】“词连写” 和 “正词法”

【 专题 3】汉字 “就是 好” 和 “更加 好”

【 专题 4】中国 当代 语言 研究 的 一些 理论 倾向

【 同行 】 从 “人大码”说 开去

【 动态 】

【 来信 】

【 资助 】

【 专题 1】他们 呼吁 实行 “词连写” 的 书写 改革

1.陈 力为(中国 中文 信息 学会 理事长)《在 词 与 词 之间 加上 空格》,《计算机 世界》1987年 第21期 第34版。

2.陆 丙甫《中文 分词 连写 的 构想》,《语文 专刊》1994 年 第10期 第18-24页。

3.俞 士汶(北京 大学 计算-语言学 研究所 博士生 导师)《中文 书写   格式 的 变革》,《语文 现代化 论丛(1)》,山东 教育 出版社1995 年。

4.彭 泽润《字间 空隙 和 词间 空隙》,《中文 信息》1997年 第2期 。

5.陈 力为《汉语 书面语 分词 连写 是 有关 全社会 信息化 的 大 事》,《中文 信息》1997年 第2期。

6.蒋 辅文《提倡 词式 书写 和 词式 排版》,《中文 信息 》1997年 第5期。

7.俞 士汶、朱 学峰《计算机 处理 汉语 呼唤 变革 汉语 书写 方式 》,《中文 信息》1996年 第6期。

8.彭 泽润《书面 汉语 现代化 是 时代 的 要求》,《中文   信息》1997年 第3期。

9.余 文涛 等《从 分词 连写 到 语文 系统 工程 规划》,《 中文 信息》1997年 第5期。

【 专题 2】“词连写” 和 “正词法”

.“词连写”的 术语 问题

《中文 信息》双月刊 近年来 多次 发表 关于 在 汉语 书面语 中 实行“词连写”   的 文章。“词连写”有 很多 名称,比较 通用 的 名称 是“分词 连写”。 但是, 这个 名称 不 太 科学,容易 使人 误解 为“又 分开 词 又 连写 词 ”,虽然 它   的 结构 含义 来自“把 词 分开,连写 词 的 内部 字符”。下面 说到 蒋   辅文   也 发现 了 这个 问题。“词连写”的 说法 在 历史 上 有 以下 几种:

①“缮连 为书”。见 1896年 沈 学《盛世 元音》。

②“词类 连书”。 (黎 锦熙 《汉字 革命军 前进 的 一条 大路》, 《国语 月刊》 1923年 “汉字 改革 号”。”

③“分词 连写”。例如,“汉语 拼音 正词法……包括 分词 连写法……”,见 1988 年《汉语 拼音 正词法 基本 规则》。但是 总原则 的 第一 条 是:“拼写 普 通话 基本上 以 词 为 书写 单位。”

④“词连写”。例如,“词连写,也叫 分词 连写……” ( 陈 永舜《汉字 改革 史纲》 第316页,1995年,吉林 大学 出版社。)又 例如,“词连写 是 指 把 记录 一个   词 的 字组 连接在 一起 书写,使 它 与 前后 的 词 分开”。( 彭 泽 润、李 葆嘉 主编《语言 文字 原理》第158页,1995年,岳麓 书社。) ⑤“按 词 连写”。例如:“陈 力为 先生 早 在1987年 就 建议 改革 中文   书写 格式……在 词 与 词 之间 加上 空格。 这样 的 格式 可以 称为 按   词 连写。” (俞 士文《关于 受限 的 规则 汉语 的 设想》, 《语文   现代化 论丛(1)》,1995年,山东 教育 出版社。)

⑥“词式 书写”。例如:“我 从 91年 起 在 国际、国内 的 学术 会议 上   发表 的 论文,都 使用 词式 排版。”“有 条件 的 请 都 使用 词式 书写 ”。“从 逻辑上 讲,既然 已经‘分’了 词 了,还要‘连写’什么 呢?”所以   不要 叫“分词 连写”。( 蒋 辅文《提倡 词式 书写 和 词式 排版》,《 中文 信息》1997年 第5期。)

2.“词连写”的 作用

“词连写” 实际上 是 标点 符号 功能 的 扩大,是 从 视觉 上 更好 地   反映 口语 的 听觉 形式 的 区别。 否则,读 起来 就 麻烦 一些。不信,请 读 不 进行 词连写 的 英文 句子: “doyoumindifiaskyouoneortwoquestions”。

可见,现代 书面 英语 有 “字母” 之间 的 小 空隙, 叫做 “字空”;也   有 词 之间 的 大 空隙, 叫做 “词空”。然而, 现代 书面 汉语 只有   “字空”。好比 汉语 少 了 一种 标记 词 的 标点 符号。

虽然 汉语 的 古文 没有 标点 也 过来 了,但是 那 浪费 了 多少 人    的 读书 时间?后人 又 花 了 多少 时间 去 考证、猜测?

由于 古代 汉语 语音 系统 复杂,单音节词 占 优势;所以 古代 汉字 基本 上 是 词文字。词文字 每个 字 记录 一个 词,所以 词 的 书面 形式 和   字 的 间隔 或者 空隙 是 一致 的。因此 古代 汉语 也 用不着 提出 “词 连写” 的 问题。

汉语 演变 成 语音 系统 简单,多音节词 占 优势 的 语言,虽然 不是   今天 才 完成 的。但是,中国 的 汉语 书面 语言 一直 被 死人 用 的   “文言文” 占领 着。不到 100 年 以前,文言文 退出 了 历史 舞台,可是   它 流传 下来 的 书写 习惯 并 没有 跟着 消失。而且 中国人 的 “忍受 ” 能力 也 没有 受到 冲击。

另外,任何 语言 的 词,构成 它 的 语素 往往 多于 音素。现代 汉字 是   语素 文字,现代 英语 文字 是 音素 文字。所以 一个 书面 的 汉语 单词   需要 一个 包含 大约 6个 “字母”(音素字) 的 字组,而 一个 书面 的   英语 单词 只 需要 一个 包含 大约 2个 “字”(语素字) 的 字组。反过 来说,记录 现代 英文 只 需要 26 个 音素字,记录 现代 汉文 却 要 3 500到7000个 语素字。好比 汉语 的 文字 是 十进制,英语 的 文字 是   二进制。它们 在 编码 的 时候, 码元 的 总数 与 码组 的 位数 形成   反比例 关系。

因此,人脑 从 一连串 的 汉字 中间 “自动 识别”词,一般 只   需要 前后 寻找 大约 2 个 汉字,没有 英语 那么 多。 虽然 “学生会   支 持 他” 和 “学生 会 支持 他”,这样 典型 的 识别 分歧 不 很多;但是 ,这 毕竟 需要 人们 对 汉语 词语 的 信息 有 足够 的 语感。这种 强烈   而 熟练 的 语感 需要 写者 和 读者 支付 多少 时间?我们 恐怕 不能   永远 说:“我们 有的是 时间!”

今天 不同 了,例如 我 在 用 电脑 写 这些   话 的 时候,我 很 需要 电脑 软件 有 很强 的 词语 观念,这样 我 用 不着 进行 “同音字”的 选择。如果 完全 根据 活人 用 的 共同语(现在 写   稿子 的 人,争着 用“此”,偏偏 不 说“这”,就是 不 正常 的 老 时髦 !) 写 文章 ,“同音词” 就 少 得 很 了。单音节词 往往 是 常用词,电脑 用 优先 出 现,而且 有 更加 简单 的 编码,所以 也 不 很 费力。例如,我 现在 可以   一次 打出“爸爸”,可是,“妈妈”、“常常”等 词 就 没有。可见,词 的 意 识 还 要 加强。(参看 彭 泽润《必须 从 儿童 教育 开始 强化 汉民族 的   “词” 意识》,《语文 现代化 论丛(2)》,1996年,语文 出版社)

3.“正词 法”需要 普及

有 一 首 歌曲 这样 唱:“ 你 的 眼……”。我 想 这 和 唱“你 的   目……”差不多。在 我 的 方言 中,“眼睛”是 说“眼中”,只有 说“瞎了眼” ”才 可以 使用 “眼”这个 词素。我 想 汉语 普通话 应该 叫做 “眼睛”。 只有 “看 你 一 眼”这种 作为 量词 的“眼” 才 可以 独立 成 词。

这个 问题 说明 迫切 需要 进行 普通话 词汇 教学,而且 需要 “正词法”

  来 说明 词 的 确定 和 书写 等。 然而 现在 我们 的小学 语文 教育, 仍然 停留 在 “字本位” 观念 上,而 没有 像 对外 汉语 教材 进入 “词 本位”的 思路。

虽然 没有 从 汉字 角度 出发 的 正词法 出现 , 但是 我们 有 了 与   《汉语 拼音 方案》(1958年)配套 的 《汉语 拼音 正词法 基本 规则》( 1 988年,1996年 成为 国家 标准)。30 年 前后 产生 的 这 两个 方 案, 实际上 是 一套 方案。然而,后者 虽然 在 对外 汉语 教学 领域 发挥 了   威力,可是 还 没有 引起 对内 汉语 教学 的 关注。一方面 教师 存在 知识   更新 的 问题,一方面 理论上 的 认识 还 不够。认识 不够, 与 我 国 语言学 理论 普及 不够 也 有关。

《汉语 拼音 正词法 基本 规则》(当然,还 有些 局部 规则 要 在实践 中   完善)什么 时候 可以 在 中国人 自己 的 汉语   教材 中 得到 应用 呢?大学 《现代 汉语》、《大学 语文》、 中学 《语文 》、 小学 《语文》 的 作者,你们 想 过 吗?

如果 你们 不 想到,那么 就 害 了 你们 的 教材 哺育 出来 的 “学生 ”。 最近, 崔 振华 先生 把 他 与 孙 汉萍 先生 合作 编著 的 《普通话 有 声 教材》 (湖南 电子 音像 出版社 出版) 的 书面 部分 送给 我。里面 虽然   仍然 没有 在 介绍 《汉语            拼音 方案》 的 时候,同时 介绍 《汉语 拼音 正词法 基本 规则》;但是,他 们 遵守 “法律”,全部 实行 了 “词连写”。例如,“

  nǐ míngtiān zuìhǎo zǎo yīdiǎnr lái.(你明天 最好早一 点儿来。)”有趣的 是   封面 上 的 书名, 被 封面 设计者 弄出 3种 书面   空隙 来:“字母” 的 空隙,音节 的 空隙, 词   的 空隙。请 看:

  pu    tong    hua    you    sheng    jiao    cai

如果 我们 再 多 看看 公众 场合 的 拼写 的 不同 写法, 就会   更加   感到 教育者 的 责任 重大, 也 更加 感到 接受 教育 的 人   的 水平 不同 。例如, 《人民 日报》 的 和 地方 有的 报刊 用的 拼音 名称 ,就 有 不同 水平   的 反映。还 可以 比较 一下 不同 城市 的 道路 招牌 上 的 拼音。  

【 专题 3】汉字 “就是 好” 和 “更加 好”

读 了 《语文 建设 通迅》(香港)1997年 3月 总 第51期,感到 苏 培成 先生 《方兴未艾 的 现代 汉字学》 是 在 谈   汉字 怎样 “更加 好”,而 胡 双宝 先生 的 《汉字 与 汉语 相 适应》 仍然 在 有点 片面 地 谈 汉字 “就是 好”。

从事 对外 汉语 教学 的 人 知道,外国人 觉得 汉语 容易 学(通过 拼音),最 怕   学 汉字。当然,不能 因此 否定 汉字 的 一定 的 优点。

胡 先生 的 文章 认为 汉字 至少 不是“一 盆 打翻 的 火柴”,却 没有 想到 汉 字 毕竟 不是 一 种 像 阿拉伯 数码 一样 非常 有限 而且 有 秩序 的 符号 系统。人 类   对 自己 适应 了 的 东西 往往 很 难 舍得 丢掉。 这 种 心理 可以 理解。可是,   不能 用 这 种 心理 谈 科学。

社会 越 进步,生活 节奏 越 快,语文 工具 就 被要求 越 轻便。汉字 历史上 的   一次次 简化(包括 不 自觉 的 和 自觉 的)就是 这个 原因。今天,苏 先生 研究出   《现代 汉语 通用 字表》中 有400多 个 文言 古语 用字,60多 个 现代 方言 用字 , 几十 个 罕用字, 认为 可以 删除。 这 是 一种 非常 现代化 的 思考。 这 种 思考 , 不仅 关心 语言, 而且 关心 语言 使用者。

如果 像 胡 先生 说 的 “汉字 结构 系统 为 必要 时 选 字 准备 了 条件”,从 而 产生 大量 像“宏基石电脑”中的 “基 石”这 类 新 汉字;如果   10几 亿 中国人 取 名字 都 像“孔子 师 郯(tán)子、 苌(cháng)弘、师 襄(x iāng)、 老聃(dān)”(韩 愈《师 说》)这样 用字,那么, 使用 汉字 的 人 将 苦 不堪言。听 说   “国家 语言 文字 法律”将 出台,造 “基 石”字 这样 的 人,应该 受到 法律 制裁 。我们 应该   记得, 原来   的 “千瓦” 等 合成 一个 新 汉字 的 做法, 后来 都 废除   了。

不管 汉字 与 汉语 怎么 相 适应,7千 个 通用 汉字 与 26 个 拉丁字 在   方 便 上 是 无法 相比 的, 即使 7千 个 汉字 内部 的 偏旁 结构 有“一定的” 系统性 。 用 26个 表音字,不要 增加 一个 新 字,可以 记录 无穷 的 新 词。照理,增加 汉语 新   词 也 不必 增加 新 字,可是,反正 汉字 有 那么 多,加上 一个“基石”字 也 不 显眼。

把 眼睛 盯着 汉字, 而 不 用 耳朵 听 汉语, 从而   使 人们 容易   违背 口语 第 一性 原则 。这 是 不 正常 的。 原因 是 汉字 提供 了 惰性化 的 方便。 汉语 中 许 多 “假 同音词” 就是 这样 依赖 汉字 产生 的。例如 “初版” 与 “出版”同音,可 是 口语 中   只有 “第一 版”,听不懂 “初版”。要是 没有 汉字 可以 依赖,有了 “出版” 不会   再 有 “初版”。“期中” 和 “期终 (期末)” 也 是。

能够 像 越南、朝鲜 一样 放弃 复杂 的“汉字” 而 采用 简便 的 拼音 文字, 汉语   书面语 的 使用 会 方便 得 多。 即使 暂时 实现 不了, 也要 对 现行 汉字 进行 整 理   和 规范, 使 它 尽可能 简便。 例如 精简 汉字 使用 数量,精简 部分 多音字 的 罕见 读音 或者 多数人 经常 读错 的 声音, 出现 更多 的 “统读”。 这 是 汉字 现代化   的 新 内容。 除了 像 事实上 已经 被 “桔” 代替 的

“júzi”的“jú”以外,一般 不能 再 简化 了。 不 常用 的 多 笔画 字 , 让 它   自然 淘汰。

即使 说 汉字 与 汉语 非常 适应,也 可以 说出 不 适应 的 地方:声旁 多数 产 生 错误 引导,轻声(例如 ,xiézi)、儿化(例如,huar)、脱落(例如,dòuf)等 音变 无 法 反映。更 重要 的 是, 是否 适应 并 不是 决定 文字 是否 保留 的 关键 问题。 人 们 说 入乡随俗, 用多 了 任何 文字 对 任何 语言 都 会 尽量 适应。 关键 是 适应   的 效率 怎么样。吃 大锅饭 的 时代, 人们 不 也是 能够 适应 吗? 但是 那时 10年   的 社会 进步 能 同 今天 10年 的 社会 进步 相比 吗?

中国 经济 的 腾飞, 必然 不能 容纳 阻碍 现代化 进程 的 文言文、繁体字, 必然   要求 在 普及 普通话 的 同时, 通过 用 简化 汉字, 用 与 普通话 口语 一致 的 白话文   来 提高 语言 使用 效率, 为 将来 进一步 采用 更 方便 的 拼音 文字 打下 必备 的    基础。 现在 绝大多数 电脑 写作者(不懂 普通话 的 不考虑)都 通过 汉语 拼音 转换   汉字 的 方式 写 文章, 就 说明 了 汉字 的 不 方便。

所以, 思考 和 研究 汉字 的 未来, 不能不 把 它 与 现代化 结合 起来, 否则 会   阻碍 社会 进步。

【 专题 4】中国 当代 语言 研究 的 一些 理论 倾向

【专题4】中国 当代 语言 研究 的 一些 理论 倾向

摘者 的 话:语法 是 语言 的 结构 法则,特指 语言 单位 (声 音 和 音义 结合 的 实 体) 的 结构 法则。从 1898年《马氏 文通》问世, 开创 系统 的 汉语 语法 学 体系 的 近 100年 以来,经过 借鉴 国外 方法 到 探索 和 发展   新 方法 的 过程,现在 表现出 以下 理论 发展 方向:①走出 “字” 的   书面 束缚, 树立“词” 的 观念,从 语素 和 词 的 混淆 中 走 出来。   但是 仍然 有 混淆 现象。②从 缺乏 形态 的 迷茫 中 走入 词 的 功 能 分布 的 科学 方法,去 划分 词类。③从 6种 句子 成分 走向 8种 句 子 成分(主语;谓语;述语/动语;宾语;中心语;定语;状语;补语),层次 观念 越 来越 强。④语法 分析 的 立足点, 经历 了 “词 → 句子成分 /词组 →   句子(小句)”的 发展 过程。 其中 一个 特殊 现象 是 与 “句 子” 立足点 几乎 同时 提出 的 “字本位”。⑤ 从 语法 外在 形式 的 束 缚 中 深入 语义 深层。 总的 倾向 是 重视 动态 使用 中 的 语言 和   活生生 口语。

下面 我们 就 自己 狭小 的 视野,摘编 部分 观点,供给 有 兴趣 的 人   参考, 从而 深入 探索 汉语 结构   的 个性 和 世界 语言 的 共性。

1.应当 重视“语义 系统” 的 分析     邢 公畹

语义 的 深层 结构 是 语言 和 言语 的 转换站。“语素” 和“语素 结构   模式”只是 起 组织 作用 的 表层 框架,它们 的 “意义” 来自 深层 的   “语义”,应当 重视“语义 系统”分析。

人类 的 语言 结构 其实 都 应当 分为“语音”、“语法”、“语义”三个 结构   层次。只有“语义” 与 外部 世界 关系 非常 密切。

人们 学习 语言,学 的 是 语义 的 表层 结构,以 “词→词组→句子” 的   层次 组织。可是 用 语言,先 在 头脑 里 组织 思想,这 思想 是 一个 共 时 存在 的 整体,从 混沌 到 清晰,再 形成 符合 语法 的 线性 的 有   声 的 语言 表层 形式,才能 被 人 理解。这 就是 从“语义 的 深层”   结构 到 “语义 的 表层 结构” 的 过程。在 深层 结构 中, 用 “谓词” 、“项”(及其“格”)、“描述 成分”(修饰、补充 等 成分)、“连接 成分”(虚词) 4种 成分 构成 句子 意义。

语素 意义 只 起 揭示 词 的 意义 的 作用,它们 没有 组合 关系。 (摘自   《语言 文字 应用》1996年 第2期,原文 题目《论 语言 的 深层 结构 和    对外 汉语 教学》,原文 大约 1.2 万 字)

 

2.多角度 展开 语义 研究     刘 焕辉

语言学 已经 发生 从 语形 向 语义 的 方向 转变。 语义 问题 自古 有   人 关注,今天 已经 成为 哲学、 心理学、 计算机 科学 等 共同 关注 的   焦点,也是 语言学 的 薄弱 环节,困扰 着 语言学 成为 一 门 真正   的 “领先 科学”。

1897年 法国 布内阿尔 《语义 探索》 一 书 使 语义学 从 词汇学 中 分化   出来。 由于 美国 结构 主义 重视 语言 形式, 而且 影响 很大, 语义学   直到 转换 生成 语言学 理论 出来 以后,才 显示 强大 的 生命力。 1974 年 英国 的 利奇(g·leech) 出版 的 《语义学》 把 语义学 和 语言学、语 法学 并立 作为   一 门 科学。

但是 语义学 研究 很 艰难, 因为 语义 复杂 又 不 确定。 目前 汉语 信 息 处理 从 字、词 处理 向 句子 处理 阶段 突破。 难点 还是 句子 的   语义 知识。

本 人 及 自己 指导 的 硕士 研究生, 过去 重视 修辞 和 言语 交际 的   方式、 技巧 和 效果, 从 1993年 开始 转向 话语 含义 的 生成 和 解 释, 转向 语言 信息 处理 这一 前沿 课题。

(摘自 《南昌 大学 学报》1996年 第1期,原文 题目《瞄准 学科 前沿,多角度   地 开展 语义 层面 的 研究》,原文 大约 0.4万 字)

 

3.语义 系统 和 义征 系统     丁 金国

语义 研究 形成 了 “大会战” 的 形势。 客观 存在 的 “意义” 总体 上   永远 大于 语义,因为 语义 总是 依附 一定 的 代码,受到 它 的 局限 。在 交际 过程 中,语义 到达 接受者 那里,还 被 干扰 因素 消 耗 一部分。

语言 由 2个 层面 4个 子系统 构成:实体 符号 层面 是 “词汇 语法”;形 式 和 内容 分离 层面 是“语音 语义”。它们 中 每 一个 子 系统 都 与   另一 层面 的 两 个 子系统 发生 关系。

“义位” 是 词义,“义丛” 是 词组 意义,“句义” 是 句子 的 意义。

语义 分 3个 系统:①显性 语义,包括“指称”、“运动、变化”、“性质、状态” ;②隐性 语义,包括“情感 态度”、“语体 风格”、“情景 意义”;③关系 语义 。包括“范畴”、“功能”、“类别”、“结构”。

“义征” (语义 特征, semantes featurs)是 为了 描写 通过 比较 得 出来   的 理论 上 的 成分,不是 词 的 一部分。义征 非常 复杂,我们 要 注视   对 语言 事实 有 解释 能力 的 部分。义征 分为 8种:“ 指称性”、“动作性”、“理想性”、“情景性”、“感受性”、“空间性”、“时间性” 、“关系性”。(摘自 《烟台 大学 学报》1995年 第1期,原文 题目《语义   问题 说略》,原文 大约 1.2万 字)

 

4.概念 层次 网络 理论     林 杏光

概念 层次 网络 是 一种 高度 概念化、层次化、网络化 的 语言 描写 理论。 它 由 中国 科学院 声学 研究所 黄 曾阳 研究员 创立, 中国 人民 大学   等 单位 的 语言 学者 参与 这个 理论 的 应用 研究。 它 从 计算机   理解 自然 语言 角度 出发, 摆脱 从 形式 入手 的 现有 的 汉语 语法,   深入 语言 的 语义 深层,从 里面 往 外面 拱,解决 了 很多 难题。

它 受 美国 计算语言学家 的 概念 从属 理论,美国 语言学家 的 语言   深 层 理论 等 的 启发,设计 出 一种 表达 深层 结构 的 方法: 用 4种   基本 语义块,7种 基本 句类, 构成 语言 深层 描述 的 二维 的 基底 。

它 以 作用 效应链 作为 理论 基础。认为 一切 事物 相互 作用。而且 产 生   各种 效应, 而且 作 用 和 效应 又 可以 循环往复。在 最终 效应 实现   以前,伴随 过程 和 转移;实现 以后 伴随 关系 和 状态。 从 而 形成“作用—效应—过程—转移—关系—状态” 这样 由 6个 环节 形成 的   链条。

它 的 目标 是 要 建议 模拟 人类 语言 感知 过程 的 理论 模式,使 这 种 模式 具有 联想、预期、消除 模糊 3种 能力。

用 这种 理论 设计 了 9个 汉语 理解 模块,近期 推出 了 智能化 的 “ 拼音 输入 转换 汉字”的 产品。国家 语委 冯 志伟 看 了 新 产品 演示   以后 很 佩服。

(摘自 作者 在 1997年 3月 14-16 日 召开 的 中国 中文   信息学会 理事 会议 上 的 发言 稿子, 原文 大约 0.4 万 字。)

 

5.句法 中 的 语义 和 语用     胡 裕树

汉语 语法 分析, 从“成分 分析法” 到 “层次 分析法” 再 到“变换 分析 法” 再 到 “语义 特征 分析法” 是 一种 深入 过程,但是 都是 静态 分 析。“语用 分析法” 的 提出,使 静态 和 动态 分析 结合 起来 了。 “句 法” 的 对象 主要 是 词语 之间,“语义” 的 对象 是 词语 与 事物 之 间,“语用” 的 对象 是 词语 和 使用者 之间。“句法” 是 句子 分析 的   基础。

句法 的 语义 包括:①动词 核心 结构,②动词 的 “价”;③名词 的 “格” ; ④语义 指向; ⑤词义 特征; ⑥选择 限制。

句法 的 语用 包括:①主题 和 述题; ②表达 重心 和 焦点; ③语气; ④ 口气; ⑤评议性 成分;⑥句型 变化。

主语、主题、施事 分别 属于 句法、语用、语义 平面。例如:“今天 我们 开会” ,主题 是“今天”,主语 和 施事 是 “我们”;“这 句 话 难 懂” 中 的   “这 句 话” 是 主题 和 主语。“你 的 话 我 听不懂”,这 句 话 中   的“你 的 话”是 话题 和 受事,“我” 是 主语 和 施事。

(摘自 《复旦 学报》1994年 第5期,原文 题目《汉语 语法 研究 的 回顾 与   展望》,原文 大约 1.4万 字)

 

6.“小句 本位”是 最好 的 立足点     李 宇明

邢 福义 的“小句 本位”,把 80 年代 以来,语法学家 对 语用 问题 的 兴 趣 有机 地 结合 起来,体现 了 重视 语用 的 当代 语言学 思想 和 语言   哲学 思想。

徐 通锵 的“字本位” (实际上“语素 本位”——摘者 注释),从 主观 上 是 根 据 汉语 的 特点 提 出来 的。但是,想 用“字”和“字”的 组合 来 说明   句法 恐怕 有 较大 的 难度。

邢 福义 的“小句 本位” 从 客观 语法 视野 中 提出, 发现 了 “短语   常备 因素”、“小句 特有 因素”、“小句 联结 因素” 等 新 问题,否定 了 “词组” 向 “句子” 过渡 的 简单 的 “实现 关系”。 例如,“都 研究生 了,还 写不出 一 篇 像样 的 论文。”“词组 本位” 中   不可能 发现“都 研究生” 这样 的 词组。

(摘自 《世界 汉语 教学》1997年 第1 期,原文 题目《汉语 语法 “本位” 论 评——兼评 邢 福义“小句 中枢 系统”》,原文 大约 1.1万 字)

 

7.“电车”≠“电” “车”     宋 振华

语义 结构 是 由 语义 单位 组成 的。它 有 4个 特征:

(1)同 思维 一致。 古代 语言 的 词语 的 语义 过去 是 与 思维 一致 的,那 时 就是 语义 单 位; 现在 没有 这种 联系 了,也 就 没有 语义 了,不 再 是 语义 单位 。 婴儿 有 暂时 不同 于 成年人 的 语义 单位。

(2)同 语壳 (语音) 的 固定 联系。否则,不是 语义,而是 非 语言 意义,例 如 手势、表情 的 意义。

(3)语义 价值 独立 自足。 “电”、“车” 的 语义 是 自足 的,不 需要    补充。“电车” 也是 自足 的。

(4)是 一个 不可 分解 的 整体。“电车”从 语义 结构 上 来看 是 “电” 和“车” 两个 语义元 (词素) 构成 的。但是 作为 独立 的 语义 单位, 不   再 是 “电” 或者 “车”, 而是 一个 自足 的 整体 的 独立 的 语义   单位 (词)。“电灯”、“电池”、“电脑”、“电视机” 也是 这样 的。( 摘自 《东北 师大 学报》 1996年 第2 期,原文 题目《语义 的 相对 独立性   问题》,原文 大约 1万 字)

 

8.词类 是 有 层次 有 主次 的 功能 分类     陈 光 磊

传统 语法 给 词 分类 标准 混合,把 概念 逻辑 意义 和 功能 作用 混合   作为 标准 (一般 教材 “存现句” 作为 一种 特殊 句子 类型,就 与 句 子 结构 标准 矛盾——摘者 注释)。

最早 明确 提出 以 功能 划分 词类 是 陈 望道,得到 朱 德熙、胡 裕树   等 的 发展。功能 是 一个 词 的 结构 关系 的 总和,包括 单项——综合” 、“主要——一般”、“经常——临时” 等 对立性 关系。划分 词类,必须 选择   其中 的 综合性 的 经常性 的 主要 功能。具体 划分 词类,要 一级 一级   有 层次 地 进行,分出 大类、小类,要 注意 共性 和 个性 的 相互 转化, 归纳 方法 和 演绎 方法 的 相对 使用。

(摘自 《上海 大学 学报》1996年 第1 期,原文 题目《汉语 功能 词类 说》, 原文 大约 1万 字)

 

9.“词” 意识 必须 加强     彭 泽润

对外 汉语 教材 中 “字”和“词” 区分 得 很 清楚。用 拼音 书写 的 课 文,也是 以 “词” 为 单位,而 不是 以 “字” 为 单位 连写。我们 认识 汉字 以前, 学习 汉语 口语 也是 一个 一个 “词” 学 的,而   不是 一个 一个 “字” 学 的。

可是,汉字 书写 不 以 词 为 单位,使 “字” 和 “词” 的 区别   习惯 难以 形成。甚至 有 人 认为 汉语 的 基本 单位 是 “字”。有 的    字典,把 “字义” (语素义) 和 “词义” 混淆 在 一起。一些 报 刊 书籍 在 拼写 汉语 的 时候,也 不 以 “词” 而 以 “字”为 单位   拼写,而 对《现代 汉语 词典》上 出现 近 20年 的 词语 拼写 规范 视而不 见。

“词” 观念 的 淡薄,一方面 在 理论 上 是 一个 欠缺;另一方面 不仅 影 响 现代 汉语 书面语 的 纯洁性,造成 文言 和 白话 夹杂,一定 程度 走   文言文 的 老路, 而且 会 影响 汉语 信息 的 电脑 处理。电脑 汉字 输入   中,利用 “词语 拼音” 又 方便 又 快,可是 有人 不 知道 什么 是 “ 词”,就 不能 利用,只好 硬着 头皮 学 “五笔 字型”,一个 一个 字 地   拆。(摘自 语文 出版社 1986年 出版 的 《语文 现代化 论丛 (2 )》,原文 题目《必须 从 儿童 教育 开始,强化 汉民族 的 “词” 意识》, 原文 大约 0.5万 字)

 

10.改革 书写:以 “词” 为 单位 连写 “字”     俞 士汶

计算机 系统 中 的 汉字集, gb-2312 包含 6763个 字,iso-10646 包含 20902 个 字。受限 汉语 也许 用 4000个 常用字 就 够 了。国家 语委 正在 研究   《汉字 规范字 表》。为了 减少 兼职,可以 把 “花 钱” 改为 “用 钱” ,“抄 近路” 改为 “走 近路”。

《现代 朗曼 英语 词典》 收 词 5.5万 字,解释 只 用 2千 常用词,是 受 限 词汇 的 杰作。 电子 词典 收 词 越 多 越 好, 是 错误 认识。国家   正在 研制 《现代 汉语 通用词 表》。

拼音 文字 在 词 与 词 之间 留 空格,中文 看不到 字 和 词 的 书写   区别。陈 力为 先生 早 就 在 1987年 建议 改革 中文 书写 格式,按照 “ 词” 的 单位 把 “字” 连写 在 一起。 1994年 陆 丙甫 又 发表 《中文   分词 连写 的 构想》。

词连写 是 标点 符号 的 扩充,可以 反映 口语 节奏,使 视觉 和 听觉 信 息 通道 更大 程度 一致,还 可以 消除 歧义。例如 “他 将 来 北京” 和 “他 将来 会 成为 学者”。

(摘自 山东 教育 出版社 1995年 出版 的《语文 现代化 论丛》 第1辑 第193- 205页,原文 名称《关于 受限 的 规则 汉语 的 设想》,原文 大约 1万 字)

 

11.“字” 是 汉语 的 基本 单位      徐 通锵

汉语 是 语义型 语言, 基本 结构 单位 是 “字”;印欧 语系 语言 是 语 法型 语言, 基本 结构 单位 是 “词”。否则 张冠李戴。

“字” 形成 “一个 字、一个 音节、一个 概念” 的 一一 对应 的 格局。“ 字” 的 含义 广泛, 模糊 不定:①书写 形体 (例如 “说 文 解 字”,② 音节 (例如 “字正腔圆”),③音义 结合 单位 (例如 “因 字 而 成 句”)。 过去 仅仅 把 它 看成 一种 文字 单位 是 没有 根据 的。

“字” (单音词) 结合 成 “字组”(复音词),作用 相当于 “字”。这 是 汉语 演变 中 为了 减少 “字” 的 数量 而 又 不 影响 表达 功能 的 自我   调整。“字组” 是 为了 明确 和 分化 “字 ”隐含 的 几个 不同 的 “词 ”。

不管 是不是 识字 的, 自己 都 知道 什么 是 “字”,而 “词” 要 经   过 训练 才 知道。 方言 研究 中 也 讲“二字组”、“三字组” 的 连续 变调,不说 “语素 与   语素” 的 连读 变调。

“字” 也 不是 “语素”:①语素 是 线性 结构,“字” 是 非线性 结构;② 语素 只有 语法 功能,“字” 是 语音、词汇、语义、语法 的 交汇点; ③一 个 “字” 包含 几个 不同 的 词, 而 语素 不 可能。 (“字” 怎么   能 够 是 一个 模糊不定 的 多义 的 术语 呢? 没有 汉字 以前 的 汉语 和   写不出 字 的 汉语 方言 的 基本 单位 是 什么 呢?——摘者 插话) (摘自 《世界 汉语 教学》,原文 题目《“字” 和 汉语 研究 的 方法论》 ,原文 大约 2.1万 字)

 

12.“字母” 是 “字” 不能 自圆其说     徐 德江

“语言” (口语) 是 一个 符号 系统,“文字” (书面语) 也是 一个 符号 系 统。凡是 用 口 说出 的 一切 语言,包括 文言 和 白话 等等, 都是 口语 , 用 文字 写 出来 的 就是 文字。所以 书面语 就是 文字。(这   不是 指鹿为马 吗?——摘者 插话)   拼音 文字 的 “字” 和 “词” 是 一致 的,一个 单字 一般 就是 一个   单词。字母 相同,口语 不同,就 会 使 “字” 不同。 所以 说 拉丁 字母   是 国际 文字,纯属 极大 的 误解。 (这 正是 混淆 书面 语言   和 它   的 形式 文字 的 结果——摘者 插话)

“字” 有 形体、声音、意义 是 一切 文字 的 共性。“葡” 字 的 意义 是 “表示 一种 语音”。汉文 的 “字” 由 笔画 和 部件 构成, 英文 的 “ 字” 由 字母 和 部件 构成。 (英文 没有 笔画? ——摘者 插话)  

彭 泽润

  认为“字母”是“字”(见 《湖南 师范 大学 学报》 1994年 第1 期   《普通 文字学 中 的 “字” 及 有关 理论》),不能 自圆其说。按照 他 的   逻辑,“语言” 是 “声音 意义”, 语言 的 基本 单位 “词” 也是 “声 音 意义”; 那么,如果“文字” 是 “形体 语言”,文字 的 基本 单位 “字   ” 也 应该 是 “形体 语言”。(彭 泽润 这里 的 “文字” 也 没有   摆脱    传统 习惯 影响,当作 “书面语” 的 意思 使用 了。 正确 的 关系 是:   口语=语音 语义;书面语=文字 口语。 所以 “文字”(语形) 与 “语音” 都 是 单纯 的 形式。“字母” 也 是 最小 的 独立 形式,属于 一种 “字”, 就是 表音字。——摘者 注释)

(原载 《汉字 文化》 1996年 第4 期,原文 题目《词、字、音节 三者 之间 的   联系》,原文 大约 1.4万 字)

【 同行 】 从 “人大码”说 开去

从 “人大码” 说 开去 陶 沙

  说明 : 这 是 中国 人民 大学 对外 语言 文化 学院 (原来 语言 文字   研究所) 教授 陶 沙 为 校庆 60 周年 征文 写 的。我们   对 原文 进 行 了   压缩。 陶 先生 是 从 语言学 领域 接近 计算机 领域 最 早 又 最 投入 的 一个 人。 陶 先生   的 “自行车” 精神   值得 学习。

以 校名 命名 的 计算机 汉字 输入 系统 “人大码”, 1987年   7月 通过 了 国家 教委 主持 的 技术 鉴定。 当时 的 《人民 日报》 等   进行 报道。 1989年 在 新华 通讯社 举行 的 全国 比赛 中,“人大码 ” 获得 冠军, 奖励 电脑 一 台。 1996年 12月 以 它 为 基础 优 化 出来 的 “双拼” 方案 成为 国家 标准。

1993年 学校 党委 决定 为 教授 拍摄 录像片,宣传部长 问 我 为什么   取名 “人大码”。我 说: 它 属于 人民 大学, 一定 会 走向 人民 大众 。 这个 愿望 后来 逐渐 实现 了。

可是, 这 是 多么 不 容易 啊! 在 语言 文字 研究所 王 宗伯 同志   的 主持 下, 1986年 罗 国杰 副校长 批准 成立 了 中文 信息 处理   研究室。 1987年 吴 树青 副校长 批准 给 了 一 间 机房。 学校 还   支持 经费 配制 汉卡, 开 鉴定会。 20 年 来,一共 完成 8项 国家 课 题, 8项 部级 课题, 获得 国家 科技 进步 一等奖 等。

主要 工作 是:第一,主持 和 参与 主持 计算机 汉字 国家 标准 的研制   工作。 第二, 进行 大规模 词频 统计, 得出 500万 个 数据。 第三,   研制 计算机 汉字 输入 系统。 第四, 研制 通用 和 专用 的 各种 计算机   词库。 第五,培养 研究生, 开设 《汉字 信息 处理》、《现代 汉语 计量   研究》 等 新 课程。

学校 60岁, 我 也 刚刚 过 60岁。 在 人民 大学 度过 的 最近 20年, 是 最 美好 的 岁月。 我 被 评为 全国 和 北京市 优秀   教师, 当上 了 北京市 政协 委员, 中国 工会 代表。 这 一切 都 要 归 功于 邓 小平 同志 特色 理论 对 我 的 教育, 学校 的 培养 和 支持。   爱国 主义 不是 抽象 的, 应该 体现 在 爱 自己 的 事业、学校、学生   中间。

“人民 大学”、“人民 政协”、“人民 教师”, 这 3 个 “人民 ” 我 都 沾光。

我 是 一个 3级 师范(初等 师范、中等 师范、高等师范) 毕业生, 当 了   教师 快 40年。 说 心里话, 我 热爱 教师 职业。 我 感到, 作为 教 师 要 有 这种 “自行车 精神”: 第一, 自行车 只能 前进, 不能 倒退。   教 师 要 有 不怕 困难 的 开拓 精神。 第二,自行车 脚踏实地, 一 步 一个   脚 印。 教师 要 有 这种 实事求是 的 精神。 第三, 自行车 没有 防护 设备 , 不怕 各种 风险。 教师 要 有 这种 奉献 精神。 第四,自行车 并不 “ 自行”,它 的 速度 与 人 付出 的 力量 成 正比。 教师 要 有 这种 勤 奋 精神。 第五,自行车 没有 废气 污染。 教师 要 有 这种 高尚 精神 。 第六,自行车 的 使用,没有 时间 和 空间 限制。 教师 要 有 这种 全 心全意 的 服务 精神。 第七,自行车 不 需要 消耗 汽油。 教师   要 学习 这种 艰苦 朴素 的 精神。

  我们 生活 在 90 年代。 “9”和“0” 正好 代表 数字 的 两个 极 端。 如果 把 “9” 倒 过来, 再 加上 “0”, 正好 像 自行车。 不管   已经 取得 什么 成绩, 都 应该 从 “0” 开始, 骑上 自行车, 向 “ 9” 的 目标 前进!    

【 动态 】

.南京 大学 郭 熙   先生 曾经 来信 说,他们 要 加强   语言学 理论学科 建设, 需要 有关 人才。

.湖南 师范 大学 副校长 蒋 冀骋   先生 (汉语言学 教授 ,博士) 说,   一定 要 把 “语言学 理论” 硕士 培养点 建立 起来。 这里 需求   有 理 论 头脑 的 语言学 人才。 湖南 师范 大学 文学院 在 “211工程” 的   步伐 中 启动, 设立 3个 系, 3个   研究所, 以及 “湖南 新闻 人才 培训 中心”。有 2个 国家 文科 基地,2 个 博士点,11个 硕士点。 主办 2个 公开 学术 刊物。

.陕西 师范 大学 中文系 主办 的 《中国 语言 文学 资料 信 息》   19 97年 第4 期 以 《专科 也 要 开设 “语言学 概论” 课程》 为 题目 摘要 转载 本刊 第11 期 彭 泽润 的 文章。去 泰国 教 汉语   路过 长沙 的 邵 阳 师范 专科 学校 的 华 玉明   先生 说: 他们 学校 的 领导 说   过,中 文系 的 学生 只要 把 “语言 理论” 和 “文学 理论”,以及 “写作 理 论” 学 好 了,其他 课程 基本上 可以 自学。 我们 期待 师范 专 科 的   “语言学 概论” 课程 早日 变成 现实。 也 期待 有 远见 的 老师,培养   更多 的 “语言 理论” 研究生, 作为 未来 大量 需要 的   师资。希望 听到 有关 的 好 消息。

.现代 汉字, 现代 文字 的 理论 建设 高潮 正在   形成。 浙江 教育   学院 柏 舟   先生 的 《汉字 形位 原理》 (香港 《语文 建设 通讯 》 19 97年 9月) 在 人们 集中 精力 研究 汉字 历时 演变 的 基础 上,开始   运用 音位学 原理, 把 “互补”、“相似”、“区别特征” 等 术语 用上 ,从   共时 的 静态   的 角度 对 汉字 进行 理论 探讨。这些 在 《语言 文字 原理》 文字 部 分 已经 涉及,但是 没有 这样 深入。四川 达县 教育 学院 龚 嘉镇    先生   的 《现行 汉字 形音 关系 研究》 (湖北 人民 出版社,1995年) 做 了   细致 的 工作。 作者 原来 研究 古代 汉语, 他 在 现代 意识   方面 的 开拓 使 汉字 研究 出现 了 新 气象。

.山东 大学 中文系 罗 福腾   先生 的 在 香港 《语文   建设 通讯》 1997年   9月 写 文章 说:有的 方言 记录 用 “五度 标调法”,缺少 “5 ” 和   “1”。这是 不 科学 的, 是 一种 理论 常识 错误。 它 把 相对 音高   当做 绝对 音高 了。因此, 我们 建议, 特别 是 基层 方言 工作者 , 必须 加强 语言学 理论 训练。

.上海 汉语 大词典 出版社 徐 文堪   先生 在 香港 《语文 建设   通讯》 1997 年 3月 写 文章 说:随着 汉语 拼音 的 普及,建立 纯拼音 顺序法   既 有   可能 又 有 必要。对于 多语素词 大量 出现 的现代 汉语, 人们 的 疑难   集中 在 词语 上面 ,而 不 再 是 “字” 能够 解决 的。纯拼音 顺序法   ( 包括 检索 和 编排) 是 一种 “词本位” 的 顺序 方法,对于 编辑 词典   应该 是 顺理成章 的 事情。 可是, 由于 汉字 的 特殊性, 特别是 收集   了 非常用字 条目 的   词典, 不 太 方便。根据 报道, 美国 梅维恒,中国 尹 斌庸 等 先生 正 在 合作 为 《汉语 大词典》 编制 纯音序 “索引”。 美国 德范克、 梅维恒    等 先生 还 编辑 了 7 万 多 词条 的《abc chinese-english d i ctionary》,这是 用 纯音序 方法 “编排” 的 词典。   我们 很 高兴   看到   张 清 常   先生 主编 的 《现代 汉语 常用词 词典》 (四川   人民 出版社, 199 2年),它 取消 字条, 只有 词条 (包括 单音词)。 不过,   相同 的 字   开头 的 词条 仍然 集中 在 一起。 适当 使用 这种 方法 编排 词典, 会   带来 词典 新 气象。

.河南 信阳 师范 学院 安 华林   先生 在 本校 学报 1 997年 第3期   发表 文章, 对 普通话 的 标准 提出 疑问。 “以 北方   方言 为 基础   方言”, 只是 说明 词汇 的 来源, 说不上 是 标准。 非常 单纯 的 “典 范 的 现代 白话文 著作”, 也是 不 存在 的。 我们 也 认为, 应 该 有   一本 覆盖 普通话 口语 和 书面语 的 解释 详细 的 大型 标准 词典。   目前 的 《现代 汉语 词典》 仍然 不够, 书面 色彩 仍然 比较 浓厚, 不 能 适应 方言 地区 的 人 学 习 普通话 词汇 的 全部 需要, 特别 是 日常 生活 表达 的 词汇 需要。

要 继承 “普通话 审音 委员会” 的 传统, 建议 成立 “普通话 词 汇 审查 委员会”, 制定 《普通话 词汇 规范》 (必须 以 声音   顺序 排列)。 根据   报道, 李 行健    等 先生 关于   北方话 词汇 调查 的 重大 成果 将 出版。 这 就 为 普通话 词汇 规范   提供 了 很好 的 参数。 我们 建议 词汇 标准 的 确立, 仍然 应该 以   现代 北京话 为 基础, 淘汰 非常 特殊 的 成分。

.青岛 海洋 大学 外语 学院 李 素英   在 香港 《词库   建设 通讯》(1997年 1 1月)说: tā(我 不 知道 用“他” 还是“她”,用“其” 又 不 符 合 普 通话 要求。 看样子 刘 半农 人为 创造 这个 “她”,也 是 一个 麻烦。   我们   不能 不顾 汉语 口语 实际, 专门 打 汉字 的 主意!)   在   韩国   留学 学 了 “方言学”。 韩国(南朝鲜)、朝鲜(北朝鲜) 和 中国 的 延边   朝鲜族 的 语言 分化 情况, 以及 它们 分别 受到 其他 语 言 影响 的 情 况。 三 方面 的 语言学家 近年来 坐 在 一起 谈 规范。 其实,   中国 大 陆、 香港、 台湾 和 新加坡 的 汉语 也 有 相似 的 问题。   上 海 海运   学院 (200135) 外语系 左 飙 在 《外语 教学 与 研究》(1997年   第2期,北京) 说:10 几 年 以来,英国 流行 一种 “河口 英语 ”, 从 原来 的 泰晤士河 入海口 的 地区 发展 到 由 牛津、剑桥 和 伦敦 3 个 城市 过程 的 三角 地区,以及 其他 河流 的 入海口。它 是 原来 的   标准 英语 在 伦敦 方言 和 美国 英语 的 影响 下, 在 经济 发达 地区   首先 出现 的 新 的 英语 变体。 我们 认为,也许 这 就是 语言 演变 的 明显 表现。  

它 使 我们   想起 南开 大学(300071) 邢 公畹    先生 在 《语文   建设》(1997年 第4期,北京) 说 的: 除了 少数 有 特定 意义 的,    述宾(动宾) 结构 的 动词,一般 不能 带 宾语。 这是 过去 的 一 条 规律。 但是, 目前 有 打破 它 的 可疑 倾向。例如:“起诉 烟草 公司”,“挑战 美国 队”,“出台 管理 条例”。我们 认为,这 是 汉语 从 书面 上 开始   的 演 变 现象, 与 文言 成分 的 滥用 不同。 同时,也 说明 多语素词 的 内部   凝聚力 在 加强。

另外, 越南、朝鲜 放 弃 汉字, 采用 拼音 文字, 有些 什么 经验 和 教训。 这些 活生生 的   语言 问题 的 留心 和 研究, 对于 普通 语言学 一定 很 有用。 我们 希 望 有 机会 出去 的 学者 多 给 我们 提供 有关 研究 成果。

9.詹 伯慧   主编 《汉语 方言 及 方言 调查》 (湖北 教 育 出版社, 19 91年) 第192 页 说:“为 方言 词 注释 意义 首先 应该 注意 使用   语言 合乎 规范, 不用 已经 不 通行 的 文言 词语 ……” “像 木头 一样 ” 不要 说成 “木然”。 第224 页 说:用 方言 音系 读 普通话 书面   语言, 并 不是 真正 的 方言, 只是 具有 方言 形式 而已。 这   使 我们   想到 那些 喜欢 滥用 文言词 的 文章, 应该 学习 这种 语言 思想。 也   使 我们 想到 用 现代 普通话 语音 读 古代 的 文言文, 只 听到 声音 , 难以 听懂 意义。 这 真是 没有   办法 的 办法。 也许 古代 人 用 当时 的 语音 读 出来, 肯定 能够   听懂。

10.彭 泽润   想 研究 湖南 省 方言 的 声调 分布   情况。 他 初步 分析   县城 以上 的 城市 方言, 得出 声调 最多 的 是 东部 的 平江 县。 有   7个: 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入声。中部, 从 岳阳,长沙、株洲、湘潭、宁乡,衡山、衡阳 到 祁阳, 也 就是 京广 湘桂   铁路 沿线, 都是 6个 声调: 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入声。 其余   是 5个 和 4个 声调。双峰、湘乡、冷水江、娄底、新化,武冈、会同,安仁,酃县 ,这些 地方 是 这 5个 声调: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益阳,大庸,浏阳,安乡,资兴,这些 地方 是 这 5个 声调: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常德、吉首,洪江、洞口,永州、宁远、郴州,攸县,这些 地方 是 这 5个 声调: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其他 地方 暂时   没有 新 的 调查 证据。 可以 发现 中心 地带 或者 相对 发达 的 地方 , 反而 声调 比较 多 的 是 6个。其中 长沙、株洲、湘潭、宁乡,这个 比较   大 的 区域 声调 的 调值 也 相同。 然而 塞音、塞擦音、擦音 保留 浊音 特征 的 却 是 在 声调 少 的 地区。 那些 声调 少 的 地区   一般 是 双方言 地区: 我们 获得 的 城市 用 的 方言 是 历史上 受   北方 方言 影响 的 “官话”; 在 偏僻 的 地方 还有 声调 复杂,音素 也   “古老” 的 “土话”。这 是否 说明 声调 在   自身 发展 过程 中 比较 顽固, 在 外来 力量 作用 下 又 比 音素 积 极 呢? 也许, 声调 和 音素 的 区别 特征 在 发展 过程 中 存在 一种   “互相 补偿” 的 作用? 有的 方言 音节 数量 很多, 是否 与 词 的   长度 一定 形成 反 比例 关系? 例如 普通话 有 大约 有 1200个 音节 ,广州话 大约 有 1800个, 是否 可以 通过 统计 得出 广州话 的 单音 词 比 普通话 一定 多 一些? 希望 有 更多 像 汤 志祥 《广州话 音节   的 构成 及其 数量》 (见 《第二 届 国际 粤方言 研讨会 论文集》, 暨南   大学 出版社, 1990年) 这样 的 文章。

11.《信息 日报》 1997年 11月 5日 报道:《中国 姓名法》草 案 已经 确定。 根据 这个 规定, 只能 出现 父母 单 方面 姓氏,双 音节   名字。名字 用字 每次 选择 大约 5000个 非常用字。每 20 年 一个   轮回, 每 5年 公布 1 次。我们 觉得 这 是 好事! 但是,要 明 确   两个 思路: 第一,不能 颠倒 语音 和 文字 的 关系,放弃 4个 音节 姓 名 的 语音 区别 优势,而 限制 在 3个 音节。第二, 一定 的 姓名 重 复 是 不可 避免 的, 不能 放弃 常用字 的 利用,违背 《现代 汉语   常用 字表》的 精神, 与 减轻 用 字 负担 发生 矛盾。 5000个   非常用字 加上 3500个 常用字, 一共 8500个 字。 这 就 超过 了   7000字 的 《现代 汉语 通用 字表》。 国家 语委 原来 的 副主任 王   均 先生 的 “均” 字 下面 还有 一个 部件“金”,他 放弃 了 这个 罕见 字, 减轻 了 许多 人 的 负担。

建议:第一,姓名 不 少于 3个 音节, 一般 不 超过 4 个 音节。姓氏   和 名字 可以 是 一个 音节, 姓氏 可以 采用 父母 一方 或者 双方 的。 例如: 彭 斯雨, 欧阳 海,   姜旷 友和, 郑张 尚芳。 第二, 名字 用字 不能 超出 定期 公布 的 《 人名 用字表》。 这个 字表 应该 以 7000字 的 《现代 汉语 通用 字表 》 为 基础, 去掉 其中 的 罕见字 (北京 大学 中文系 苏 培成 先生 已 经 研究 出来, 大约 500个 字)。 第三, 提倡 多 用 常用字。第四,   户口 部门 定期 公布 重复 频率 最 高 的 一定 的 姓名 和   名字 两个 电脑 自动 统计 数据, 给 大家 参考, 以便 减少 撞车。 还   可以 限期 禁止 取用 一些 特别 重复 的 姓名。

12.汉语 文字 改革 是 一个 一些 人 热心, 一些 人 痛恨 的 话题。   不管   怎么样 它 带来 的 汉语 拼音 和 简化 汉字, 我们 在 享受 它 的 好处 ;即使 有人 出于 各种 目的 攻击 它们。 有人 风趣 地 说: 未来 的 世 界 ,艺术 领域 要 用 汉语 汉字,科技 领域 要 用 英语 英文。 这 里面 实 际上 包含 了 一定 道理。 近年来,我们 知道 许多 进行 汉 语 文字 改革 研究 的 感人 事情。 彭 泽润 给 044400 山 西省 夏县 禹王乡 秦家埝村 秦 星太 先生 的 信 这样 说:(原文 用 拼音 以 词 为 单位 书写, 对方 都 看懂   了)您 的 信 和“形声 拼音 文字 方案”都 收到……“国语   罗马字” 没有 “拉丁化 新 文字” 那么 被 当时 的 人 应用   开来, 就是 因为 它 声调 的 表示 方法 繁琐。 你 的 方案 也 有 繁琐   的 缺点。

通过 定型 区分 常用 的 同音词 是 好事。可是 区分 同音 词素 (有人   叫做   同音字) 是 没有 必要 的, 因为 只要 按照 口语 写 文章, 只要   不会 导致 同音词, 也 就 不会 导致 同形词。 能够 区分 同音 词素,   是 作为 表意 文字 的 汉字 的 “优点”,但是 它 只是 通过 增加 文字   负担 的 代价 带来 剩余 信息。 当然, 对于 夹杂 文言词 的 文章 是 必 要 的 手段。 如果 你 的 拼音 文字 方案 要 继承 汉字 这个 “优点”, 也 就 摆脱 不了 汉字 繁难 的 缺点。 不 采用 国际 通用 的 文字 形式 , 也 会 产生 新 的 麻烦。 现在 日本 是 汉字、 汉字式 的 字母、拉丁 化 字母 都 用。 这 说明 他们 的 “宽容” 精神, 也 是 一个 历史 问 题。 原来 用 汉字 现在 用 拼音 文字 的 越南、 朝鲜 等 都 没有 利用   与 声音 无关 的 文字 形式。 在 保持 体制 不 变 的 情况 下, 适当   改革 现行 汉字 中间 一些 不 合理 的 形声字 倒 是 可以 的。

实现 拼音 文字 有 几 个 必要 条件: 第一, 普通话 的 极大 普及。   第二,拼音 和 词(不是 字) 的 意识 的 强化。 第三, 书面语 和 口语   的 高度 统一。

  13.建议 “全国 高等 教育 自学 考试 教材”邢 公畹 主编   《语言学 概论》(语文 出版社,1992年),   更新 内容, 完善 体系, 改正 错误 。这是 最 有 影响 的 教材, 代表 国家 形象。

例如,“词汇”和“语法” 部分 几乎 是 对 《现代 汉语》 的 内容 重复。关 于 语言 使用 的 动态 知识 非常 缺乏, 使 内容 缺少 “生气”。 体系    出现 前后 矛盾 的 表达。例如, 第201页 说:“但是, 文字 本身 并 不 是 书面语。 文字 作为 一种 书写 符号 (符号 形式--引用者 注释)与 书面语 不是 一 回 事, 必须 把 二者 区分 开来, 不能 混为 一谈。” 这 是 强调 得 很 正确 的。 但是, 第 270页,大概 由于 编 写 者 不同,却 说;“因而 任何 文字 都 具有 形、音、义 3 个 方面。 形   是 文字 所独有 的, 字音 和 字义 要 以 语言 成分 的 发音 和 语义   为 基础。”“现代 不少 文字 都是 以 一个 字 记录 一个 词……” 这   不是 混淆 了 “文字” 和 “书面语”, 混淆 了 “字” 和 “(书面)词”   的 关系 吗?错误 例如:第64 页 把 音位 和 它 的 变体, 都 用   “/ /”标记。 第 65 页 /a/ 音位 的 变体 出现 [e]。第 21 2页:“划 分 方言……往往 是 以 语言 特点 作为 主要 依据”,其中 的 “语言”应该   是 “语音”。

  14.建议 小学 语文 教材 和 读物 重视 “词” 和 “口语”。例如, 下面 ① 要改成②:

① wǒ tóng xiǎo lì yí ku ài ér qù shàng xué .我 同 小 丽 一 块 儿 去   上 学 。

② wǒ gēn xiǎolì yíkuàr   qù shàngxué.我 跟 小 丽 一 块 儿 去 上 学 。

【 来信 】

115004 辽宁省 营口市 西环 小区 18 信箱 潘英 (来信 日期 199 7-05-06):

几年 以前, 我 开始 研究 汉字 编码。 开始 搞 形码, 后来 觉 得 应该 完善 汉语 拼音, 或者 建立 汉语 拼音 文字。 所以, 涉及 语言   文字。 从 您 那里 买 的 《语言 文字 原理》, 以及 您 在 《中文 信 息》 杂志 发表 的 文章, 对 我 启发 很 大。 我 本来 是 学 机械 的 , 在 这个 方面 是 外行。

551700 贵州省 毕节 师专 学报 编辑部 李 廷扬    (1997-05-15):

联想 一些 歪风邪气, 深深 感到 像 您 这样 求实 而 富有 牺牲   精神 的 人 实在 太 少。 我 知道 我们 有的 的 学生 毕业 了, 缺乏   基本 的 语言 理论 知识。 我 希望 尽快 有人 在 专科 开设 “语言学 概 论” 课程。 我们 正在 准备 开辟 了 “修辞 研究”(现在 已经 开辟   了, 欢迎 投稿) 专栏。 您 的 稿子 很 对路, 希望 给 我们 “ 专用”。 我们 支持 不同   见解 的 文章, 即使 您 的 稿子 可能 得罪   人。

210093 南京 大学 中文系   (1997-05-17) :

我 觉得 语言学   概论 并不 难 教, 只要 注意 内容 的 充实 和 取舍 得当, 并且 注意   教学 方法, 教学 过程 还是 很 愉快 的。 但是 要 编写 一 本 好   教材 不是 容易 的 事情。 您 和 同仁们 编写 了 一 本 受到 大家 欢 迎 的 教材, 实在 值得 祝贺。

430074 武汉市 中南 民族 学院 中文系 白 丁   (199 7-06-06):

我 教 “语言学 概论” 多 次, 深感 有 难度。 很 想 看到 有 能力 的   老师 传授 的 经验 和 体会。 如果 能够 详细 刊登, 对 我们 非常 有 益。 我 经常 用 一点 您 “通讯” 上面 透露 的 知识, 学生 挺 有 兴 趣。

315211 浙江省 宁波 师范 学院 中文系 周 志锋    (1997-06- 01):

语言学 理论 的 研究 和 教学 非常 重要, 但是 目前 这种 研究   比较 薄弱。 的确 需要 这样 有 热情 又 毅力 的 人。

250014 济南市 山东 师范 大学 中文系 王 开扬    (1997-06-15):

“ 通讯” 是 桥梁, 您 是 “主机”。 您 还 使 我 想起 了 兴办 义学 的   武 训。 敬佩 您 的 精神, 寄上 50 元。

100871 北京 大学 中文系 苏 培成   (1997-0 6-16):

5月   我 去 成都 参加 国家 教委 和 语委 联合 召开 的 “高等 学校 语言 文 字 工作 汇报 会议”,作 了 一个 报告 《谈 大学生 语言 文字 素质》。(同时 寄来 他 在 《中国 语文》 1997年 第3 期 发表 的 文章,   说 “帐”和“账”的 分化。 《现代 汉语 词典》 从 1965年 一直 到   1996年 30年 把 “账” 合并 到 “帐”, 取消 “账”。 1996年   才 重新 让 “账” 字 出现 在 词条 中间, 因为 《现代 汉语 常用 字表 》中间 有 “账”。 作者 建议 “帐” 的 字条 下面 “同 ‘账’” 改为   “旧 同 ‘账’”,这样 兼顾 了 历史 和 现实, 符合 规范 理论 的 要求 。 这是 一个 很 好 的 建议! 它 使 读者 心中 有 清楚 的 标准。 但 是,   可以 思考 一个 问题: 同音 语素 发生 意义 分化 是否 一定 要 进行   视觉 的 形体 分化? 如果 这样, 我们 还 需要 创造 许多 汉字 来 决定   这些 问题!)

530006 南宁市 广西 民族 学院 中文系   (新 单位 ) 张 小克 (1 997-06-20):

对 我们 的 教材 要 有 一个 清醒 的 认识, 不能   因为 得到 一些 赞扬 就 沾沾自喜。很 感谢 这种 同样 真诚 的 支 持! 我们 时刻 没有 忘记 收集 问题, 要 使 “原理” 更加 完善。

435002 黄石市 湖北 师范 学院 冯 广艺   (院长) (1997-07-04 ):

关于 召开 语言 理论 教师 会议, 我 非常 赞同, 也 可以   支持。 会议 要 有 一个 明确 的 主体, 要 讲 实效,不能 停留 在   形式 上。

310012 杭州市 浙江 教育 学院 中文系 刘 福根    (1997-07-15 ):

语言 理论 不是 我 的 本行。 看到 那么 多 前辈、同辈 在 “通讯”   上面 平等 对待, 畅所欲言, 更加 感到 亲切。 所以 很 想 继续 得到   “通讯”。

650092 昆明市 云南 师范 大学 中文系 王 渝光    (1997-08- 20)

最近 忙 “普通话 水平 测试”课题……《语言 文字 原理》 可以 考虑   变成 电子 出版物。 我们 还 可以 考虑 合作 编写 《实用 计算机 语言学》 。我们 感到 计算机 能力 的 普及 时代 已经 到来。计算机 的 应用   ,在 中国, 语言 问题 显得 特别 突出。 过去 搞 汉字   编码, 语言学界 迟迟 不 关心, 结果 造成 很 多 遗憾! 现在 各地 的   计算机 水平 考试 以及 相应 教材 的 编写, 又 以为 是 单纯 的 计算机   学术 领域 的 事情, 没有 语言学 行家 参与, 又 会 造成 一个 很大   的 失误。 (彭 泽润 刚刚 通过 考试, 分数 95分) 我们 观察 了    一下, 教材 编者 和 辅导 教师, 有的 连 汉语 拼音 都 不 懂得。 将来   有 一天, 汉语 拼音 和 普通话 非常 普及 了, 就 会 看出 今天 留下   的 遗憾! 因为, 同样 是 文学院 的 培训班, 历史系 的 老师 一般 只 好 学习 “五笔 字型”,中文系 的 老师 知道 “拼音+词语”的 输入 方法   以后, 怎么 也 不 想 花费 大 力气 去 学习 “五笔 字型”。

210097 南京 师范 大学 中文系 李 葆嘉   (199 7-09-02):

关于 “语言 理论 教师 学术 会议”, 我 设想 的 提供 选择 的 主题   是:(1)中国 理论 语言学 的 现状 和 发展 方向,(2) 语言学 概论 课 程 教学 的 问题,(3) 理论 语言学 研究 和 语言 规划,(4)《语言 文 字 原理》 教材 讨论,(5) 其他。

530000 南宁市 广西 教育 学院 中文系 周 本良    (1997-10-0 8)

我 还 开设 “文字学” 选修课, 这 方面 的 书, 要么 是 谈 古代   文字, 要么 是 太 专业。 能不能 搞 一 本 《普通 文字学》教材? (盼望 早日 问世! 虽然 我们 早 有 这个 想法。编写 书 是 可以 很   容易 的, 但是 搞 一 本 好 教材 出来, 比 写 一 本 专著 并不 容易 !)  

310012 杭州市 浙江 教育 学院 中文系 柏 舟   ( 1997-10-2 1):

汉字 形位 是 一个 新概念。 我 觉得 对 汉字 的 分析, 要 能够   纳入 普通 语言学 理论 体系, 符合 现代人 应用 汉字 的 认知 心理,有利 于 电脑 文字 信息 处理, 为 汉字 整理 提供 理论 依据。 我们 期待 同 事们 合作 探讨。

“通讯”很 精彩, 我 忍不住 一口气 读完 了 它。 希望 一定 坚持 办   下去。

524000 广东省 湛江 师范 学院 刘 海涛   (副 院长)   (1997-11- 16 来 电话):

我们 在 搞 一个 课题: 把 教师 “说、读、写” 的 技能   结合 起来。 发现 主要 是 一个   语言 问题。 我们 需要 有关 教学法   和 语言学 的 人才。 (建议 他们 与 中学 语文 教学 中间 的 “语言”和“ 文学” 关系 问题, 现代 语言 能力 和 古代 言语 作品 的 关系 问题 一 起 考虑。 他 很 有 兴趣)

 

订购 《语言 文字 原理》教材   (isbn:7-80520-610-4,全国教材目录:97春1486-4) 可以   来信 联系:

410081 长沙市 湖南 师范 大学 文学院 彭 泽润 (0731-8854893)

【 资助 】

551700 贵州 毕节 师专 学报 李 廷杨 20元

210093 南京 大学 中文系 杨 锡彭 20元

100086 北京 大学 中文系 王 安石 50元

571158 海南 师院 中文系 林 绍律 50元

430074 武汉 中南 民族 学院 中文系 白 丁 5元

250014 济南 山东 师大 中文系 王 开扬 20元

100872 北京 中国 人民 大学 林园 11楼 11号 张 伟 30元

310012 杭州 浙江 教育 学院 中文系   刘 福根 20元

363000 福建 漳州 师范 学院 中文系 李 少丹 25元

210008 南京市 北京 西路 2号 新村 12栋 501室 许 维贤 10元

530001 南宁 广西 师院 中文系 彭 云帆 10元

210093 南京 大学 中文系 杨 锡彭 50元

071002 保定 河北 大学 中文系 郭 夫良 20元

363000 福建 漳洲 师院 中文系 郑 景荣 25元

510275 广州 中山 大学 中文系 (新 单位) 皮 鸿鸣 30元

572200 海南 通什市 琼州 大学 南院 中文系 魏 桂英 20元

410081 长沙 湖南 师大 文学院 中文系 罗 昕如 20元

310012 杭州 浙江 教育 学院 中文系 柏 舟 30元

361005 福建 厦门 大学 叶 宝奎 80元

【资助 图书】

421800 衡阳 师专 中文系   朱 维德   《春秋 左传 隐含 研究》岳麓   书社,1995;18元。

100873 北京 师范 大学 中文系 伍 铁平 《语言 和 文化 评论集》, 北京 语言 文化 大学,1997;23元。

200234 上海 师范 大学 中文系 许 威汉 《语林 探胜》,中州 古籍   出版社,1997.3; 18元。

200052 上海 新华路 200号 徐 文堪   寄来 《现代 汉语 词汇 的 形成——19 世纪 汉语 外来词 研究》, 意大利 马西尼 著作, 黄   河清 翻译, 汉语 大词典 出版社,1997.9;40元。

635000 四川 达县 教育 学院 中文系 龚 嘉镇 《现代 汉字 形音 关 系 研究》,湖北 人民 出版社,1994;9.8元。

香港 轩尼诗道 邮局 信箱 20327号 香港 中国 语文 学会   长期 赠送   期刊《语文 建设 通讯》 和 《词库 建设》。

 ● 校对 : 张 平 , 喻 华 , 宋 风龄 , 刘 玲 李 先 亮 等

 ● 编辑: 4 1 0 0 8 1 长沙市 湖南 师范 大学 中文系 

彭  泽润(0731-8854893  )

声明 本刊 摘录 的 同行 来信,   属于 内 部 资料,没有 经过 作者 同意,不能 公开 引用。敬请 谅解。一般 我们 会 考虑  选择 与 学术 有关 的 内容 进行 内部 交流。如果 不 愿意 做 任何 公开 ,或者 指定 部份 不 公开,请 在 来信 中 说明。本刊 赠送 帮助 和 支持 的  同行 以及 其他 感 兴趣 的 学术 朋友。

来信 开头 请 参照 格式 依次 写好 邮码、地址 、日期 等 联系 信息。  

井田汉字,独一无二的汉字结体构形理论,科学地解决数码时代汉字所面临的问题。

 语言文字网  2003-2013©乐鱼app下载的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