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理论通讯-乐鱼app下载

湘潭市工贸中专,湘潭职校,湘潭中专,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湘潭工贸学校,湘潭市一职,学校简介,招生简章,入学指南

 

词 意识 和 汉语 现代化 问题

彭 泽润,王 开扬

 

  中国 语言 建设 在 2 0 世纪 取得 了 突出 成绩。总 的 结果 是 提高 了 语言 使用 效率。从 作为 中国 通用 语言 “普通话” 从属 的 汉语 的 发展 情况 来看,主要 体现 在 语言 共同化、简便化 和 规范化。 语言 共同化 方面 包括: 口语 向 一个 权威 方言 看齐,书面语 向 口语 看齐。“普通话” 和 “白话文” 就是 这样 的 成果。 文字 方面 包括: 简化 语素 汉字,建立 音素 汉字 和 汉字 电脑化。“简化字”、 “汉语 拼音”、“汉字 编码” 就是 这样 的 成果。 语言 规范化 方面 包括:“异读词” 语音,“异写词(异形词)” 形体,汉语 拼音 “正词法”,“规范字” ,“规范词”, “姓名 用字” 等 已经 和 即将 审定 和 制定 的 规范 或者 国家 标准。

语言 共同化 是 一个 基础性 的 浩大 工程。从 2 0 世纪 末期 开始,随着 中国 社会 的 高速 现代化,共同化 的 口语 已经 按照 从来 没有 的 速度 朝 普及 的 方向 发展。书面语 向 口语 看齐 的 方面,虽然 比 2 0 世纪 以前 明显 进步,但是 现状 使 人 担忧。因为 书面语 从 文字 形式 到 词语 实体 的 应用 都 出现 明显 的 复古 思潮。有的 本来 是 1 9 世纪 末期 改革 不 彻底 的 延续,有的 确实 是 人

为 误导 的 结果。这种 复古 思潮 往往 跟 民族 复兴 或者 热爱 祖国 传统 文化 搅混 在 一起。在 继承 和 发扬 文化 传统 的 时候,我们 应该 区分 优秀 传统 和 不良 传统。

  书面语 脱离 口语 不 符合 语言 发展 规律。中国 的 文言文 脱离 口语 的 局面 持续 了 几 千 年 , 这 就是 不良 传统。这 与 中国 封建 社会 的 历史 持续 比较 久 有 关系 , 因为 半分裂 的 封建 社会 没有 实现 语言 共同化 的 必要性 和 可能性。我们 应该 吸收 文言文 记录 的 几 千 年 的 中国 优秀 文化,但是 这 不 等于 把 文言文 这种 语言 使用 方式 当作 优秀 文化 吸收。

  语言 使用 要 注意 这个 问题。上海 《语言 文字 周报》 2 0 0 2 1 2 1 8 日 发表 了 骆 毅 的 文章,认为 北京 在 引进 的 香港 式样 的 双层 巴士 上 用 方言 写 的 告示 “不 设 找 赎” 很 难 理解,虽然 有的 车子 上 已经 改成 “恕 不 找 零”,但是 不如 直接 用 普通话 现成 的 说法:“不 找 零钱”。这种 口语化 的 建议 非常 好!原来 一个 意思 可以 用 不同 的 代码 来 表达 , 关键 是 看 哪个 更加 有 效率。新闻 稿件 的 一些 作者 说 的 是 “这次 会议”,写 的 是 “此次 会议”;说 的 是 “所以 呢”,写 的 是 “故 呢”;说 的 是 “群众 的 意见”,写 的 是 “群众 之 意见”。

  有趣 的 是,我们 按照 正常 情况 使用 普通话 写 稿件 投给 编辑部,但是 有的 编辑 把 正常 的 语言 改成 了 不 正常 的 语言。例如, 把 “从  1998 年 到 2002 年” 中 的 “字从……到” 改成 不 符合 普通话 标准 的 “自……至”。“美国 和 伊拉克 战争” 反而 被 认为 不如 “美伊 战争” 明确。 这 说明 我们 具有 什么 语言 使用 观念 呢?

语文 教学 也 应该 正确 处理 文言文 课文 的 教学。应该 要求 学生 具有 一定 的 文言文 阅读 能力,以便 直接 吸收 优秀 传统 文化 内容,但是 不能 要求 甚至 错误 引导 学生 用 文言文 写作。 2 0 0 1 年,南京 一个 学生 在 高考 作文 中 用 文言文 写作。怎么 看 呢?我们 认为,即使 水平 优秀,也 不能 提倡,何况 这 违背 了 2 0 0 0 年 颁布 的 国家 语言 法律 关于 中国 通用 语言 是 普通话 的 规定。可是,我们 的 评阅 教师 一致 同意 给 这样 的 作文 打 满分。这 说明 我们 具有 什么 语言 教育 观念 呢?

任何 语言 的 基本 单位 是 词!可是,我们 有 不少 人 仍然 忽视 语言 的 共性,过于 强调 汉语 的 个性,甚至 强调 在 汉字 书写 方式 掩盖 下 出现 的 假象,认为 汉语 的 基本 单位 是 “字” 或者 “语素”。这种 “理论” 甚至 有 深厚 的 群众 基础,正如 在 中国 脱离 封建 社会 的 时间 相对于 发达 国家 要 短,封建 思想 相对 来说 更加 有 群众 基础。 一个 最 典型 的 表现 是,小学 语文 课程 和 教材 建设 一直 在 从 古代 汉语 流传 下来 的 “字” 的 观念 中 转 圈子,不能 很好 地 适应 发展 了 的 现代 汉语 的 新 形势。特别 是 关于 拼音 教学,即使 国家 有关 部门 在 1 9 8 8 年 就 制定 了《汉语 拼音 正词法 基本 规则》,而且 它 在 1 9 9 6 年 已经 成为 国家 标准,即使 国家 语言 法律 明确 规定 汉语 拼音 除了 给 汉字 注音 以外,还 可以 用来 拼写 汉语,用于 汉字 不能 和 不便 使用 的 领域;但是 小学 语文 教材 一直 不 执行 正词法,甚至 把 “一会儿” 这个 两个 音节 的 词 机械 地 错误 地 拼写 成 3 个 音节。本来 对外 汉语 教学 一直 坚持 把 词 作为 汉语 基本 单位 进行 教学 和 编写 教材。可是,最近 有人 不满,主张 倒退,甚至 说 “词” 是 外来 的 概念,不 适合 汉语。这 说明 我们 有 什么 语言 结构 观念 呢?

  树立 正确 的 语言 观念,提高 中国 语言 使用 效率,促进 中国 语言 健康 发展。这 是 我们 编著 这种 学术 图书 的 重要 原因。语言 观念 的 改革 首先 要 从 学术 领域 开始。随着 中国 高等 教育 向 大众化、高层化 发展,也 需要 有 更多 的 有 特色 的 学术 交流 刊物。这 是 我们 编著 这种 学术 图书 的 第二 个 原因。与 语言 密切 相关 的 领域 首先 是 作为 语言 艺术 的 文学,其次 是 作为 语言 大 背景 的 文化。所以 我们 把 这 本 学术 图书 叫做 《语言 文学 文化 》。

  在 编著 我们 主编 按照 词 排版 的 论文集 《语言 文学 文化》 [3]   的 过程 中,我们 发现 无论 是 大学 研究生 还是 大学 教师,即使 是 专门 研究 语言 的,都 对 “词” 的 概念 有 程度 不同 的 模糊 认识。例如,他们 往往 把 概念 和 词 等同,因此 认为 “中国” 和 “中华 人民 共和国” 都是 一个 词,虽然 他们 知道 英语 的 “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不能 当作 一个 词 书写。由于 思维 习惯 的 束缚,好像 不能 举一反三。相反,对于 普通 的 词,不少 人 把 一个 词 的 成分 又 拆开 了,例如 “积极性” 也 分开 成 “积极” 和 “性”。他们 可能 知道 “对不起” 是 一个 词,但是 不 知道 “越来越” 要 不要 分开。有的 现象 看 上去 难,想 一下 容易。例如 “不轨” 肯定 是 “词”,“不 科学” 肯定 是 词组,但是 “不科学性” 为什么 也是 词 呢?因为 “ - 性” 是 词 的 后缀,跟 词根组 “科学” 构成 名词 “科学性”,但是 “不” 作为 副词 不能 修饰 名词,只能 作为 前缀 “不 - ” 首先 附加 在 “科学” 的 前面。如果 说成 “不 科学 的 性质” 就是 4 个 词 的 词组 了。当然,有些 中间 状态 的 单位,允许 先 试用 两种 方式。例如,“总有” 和 “总 有” 都 可以。英语 等 语言 长期 实行 词式 书写,也 有 这种 中间 状态,有时 用 短 横线 半连接。

  导致 这个 结果 的 一个 重要 原因,是 一些 人 缺乏 普通话 词 意识 , 形成 了 夹杂 文言 词 或者 方言 词 的 习惯,从而 使表面 相同 的 汉字 掩盖 下 的 不同 事实 被 混淆 起来,从而 对 词 产生 困惑。例如,“只 见 其 物, 不 见 其 人”, 不是 成语,又 不是 普通话 词语,必须 按照 古代 汉语 标准 把 词 分开。如果 说 “只 看到 事物,看不到 人” 就 好 处理 了。有的 人 把 词缀 用 在 一个 短语 的 后面,也 会 导致 处理 的 困难。例如,可以 说 “语言学”、“文字学”,但是 “汉语言文字学” 就 有些 麻烦 了。如果 把 “语言学 及 应用 语言学” 说成 “语言基础和语言应用学”,就 更加 麻烦 了。“汉语言文字学” 其实 叫 “汉语学” 或者 “汉语 语言学” 就 概括 完整 了。即使 要 强调 汉字,也 可以 和 应该 说 “汉语学 及其 文字学” 或者 “汉语 语言学 及其 文字学”。这 就 涉及 语言 单位 的 原创 行为 中 的 语言 观念 了。

  因此,我们 不仅 要 细致 研究 汉语 词 和 非词 的 区分 原则,而且 需要 根据 这些 规则 制定 详细 的 词语 表格,同时 从 小学 语文 教学 开始,像 英语 或者 对外 汉语 教学 一样 , 一个 一个 词 地 进行 “生词” 教学,在 词 的 学习 中 逐步 掌握 汉字,不能 孤立 地 进行 “生字” 教学。否则,儿童 自然 习得 的 词 意识 会 被 “生字” 教学 全部 冲淡,出现 周 有光 先生 说 的 “失词症”。

  问题 是,这些 麻烦 正是 一些 人 的 重要 理由,他们 用 这样 的理由 反对 汉语 拼音 正词法 甚至 否定 汉语 有 “词” 这个 事实。我们 要 知道 古代 汉语 在 书写 中 句子 也 没有 特定 的 标点 符号 进行 区分,但是 并不 影响 汉语 的 存在 句子 的 事实,而且 给 阅读 同样 汉语 材料 的 每个 人 增加 不少 麻烦。进步 的 改革 肯定 要 遇到 许多 麻烦,并不 影响 我们 推进 改革。

  在 高度 信息化 的 现代 社会,语言 信息 处理 不 再 只是 传统 的 人工 处理,而且 有 了 更加 高 效率 的 机器 处理。这 就 对 汉语 的 词式 书写 有 了 强烈 要求,不仅 要求 汉语 拼音 文本 而且 要求 传统 汉字 文本 采用 词式 书写。否则,计算机 在 处理 汉语 信息 还要 进行 切分 词 的 预先 加工,很 麻烦。如果 写 汉语 的 人 能够 遵守 词式 书写 规则,那么 读 或者 处理 汉语 的 人 就 方便 了。写 的 是 一个 人,读 的 可能 是 千万 人。应该 麻烦 谁 才能 使 成本 最 低 呢?

  最近 小学 要求 学生 背诵 《三字经》。 小朋友 可 不管 那么 多,读出 了 这样 的 笑话: “狗(苟) 不 教” , “读 猪 屎(诸 史)” ;“追(锥) 刺 屁(股)”,“屎(始) 发奋”。他们 是 用 标准 的 普通话 语音 读 的,怎么 读 出来 以后 产生 巨大 的 误解?因为 这些 词 根本 不是 真正 的 普通话 的 词,光 穿 一 件 普通话 的 外衣 不能 成为 普通话。

  “狗 不 教” 如果 用 衡山话 读 会 跟 “狗 不 叫” 同音,但是 衡山话 根本 不 这样 说。真正 的 衡山话 “狗 不 教” 说 “狗 不 [ kau 55 ]” , “狗 不 叫” 说“狗 不 [ ya 55 ] ” , 不 可能 同音。曾经 有 人 笑 有的 方言 “孩子” 和 “鞋子” 同音 , 不能 区分。 其实 这 是 用 方言 读 普通话 的 词 才 出现 的 结果 , 并不 说明 方言 本身 有 缺陷 , 因为 这种 方言 可能 根本 没有 “孩子” 的 词 , 可能 用 “细人” 或者 “芽子”、“妹子” 等 表示。

  在 长沙话 里 “爹爹” 指 “爷爷”,“爷爷( / 爷)” 指 “爸爸”,虽然 词 指称 的 客观 对象 跟 北京话 的 “爷爷” 和 “爹(爸爸)” 相反,但是 并不 妨碍 长沙话 对 客观 对象 的 区分。长沙话 也 可以 用 “公公” 和 “爹爹” 分别 表示 “爷爷” 和 “奶奶”。那么 长沙话 两个 “爹爹” 是否 有 矛盾 冲突 呢? 从 汉字 看来 当然 冲突,但是 从 口语 看来 没有 冲突 , 因为 声音 不同。 表示 “爷爷” 的 是“[ tia33 tia33 ( 爹爹 ) , 表示 “爸爸” 的 是“[ tie33 tie33 ( 爹爹 ) ”。 这 就是 语言 的 系统性。

  因此 , 没有 跨 系统 的 口语 , 只有 脱离 口语 的 跨 系统 的 书面语。跨 系统 的 书面语 必然 是 不能 还原 成 口语 的 的 书面语。它 太 依赖 视觉 , 忽视 听觉 , 是 “死” 的 书面语,因为 听觉 的 口语 是 语言 的 基础。

  现在 我们 的 普通话 水平 测试 ( psc ) 也 有 这个 问题,测试 的 可能 根本 不是 普通话。有人 提倡 通过 背诵 古文 学习 普通话,当然 有 道理。 但是 , 对于 说 方言 的 人 , 文言 和 普通话 都是 “外语” , 而且 是 容易 被 不 跟 音素 对应 的 汉字 混淆 系统 界限 的 两种 “外语”。因此 , 如果 方法 不 恰当 , 恐怕 只能 学到 普通话 的 皮毛 , 甚至 会 给 普通话 学习 增加 混乱 。所以,我们 的 老师 要 告诉 学生,学习 《三字经》 这样 的 古文,主要 应该 学习 其中 有 积极 意义 的 思想,比如 怎样 做人,学习 它 的 语言 组织 技巧,但是 不能 机械 地 学习 它 的 语言,甚至 模仿 它 的 语言 进行 写作。

  因此 , 在 使用 普通话 的 时候 , 不要 用 文言 的 思维 模式 , 不要 太 关注 普通话 已经 结构 复杂化 的 词 的 内部 结构 语素 及其 表现 形式。 例如, 音节 和 字。 我们 要 关注 整个 词 的 内容 和 形式。例如 , “妻子 (q īzi ) , 形式 上 不能 被 “子” 误导 , 读成 q īzǐ , 内容 上 不必 管 它 是不是 从 古代 “妻 ( 妻子 ) ” 和 “子 ( 子女 ) ” 两个 词 复合 形成 的 一个 词。正如 用户 不 需要 会 拆散 和 组装 电视机 , 只 需要 会 整体 使用 电视机。汉语 教学 和 使用 中 , 词 和 非词 的 认识 和 表现 不 明确 , 导致 人人 需要 有 一边 阅读 一边 辨别 词 的 能力 , 这 正如 混淆 对 用户 和 维修 人员 的 要求。这 当然 会 影响 用户 的 消费 效率 和 利益。汉语 研究 和 教学 要 面向 现代化 , 打破 低 效益 的 旧 的 思维 模式 , 提高 汉语 用户 的 消费 效率 和 利益。

  汉语 拼音 文本 的 词式 书写,是 在 汉字 改革 的 浪潮 中 提出 的。 1892 年 卢 戆章 出版 《一目了然 初阶》 开始 尝试,到 现在 有 了 111 年 的 历史。传统 汉字 文本 的 词式 书写,是 在 电脑 语言 信息 处理 中 提出 的。 20 世纪 末期 开始 呼吁 和 实践,到 现在 只有 不 到 20 年 的 历史。

  暨南 大学 周 健 教授 告诉 我们,他 准备 在 出版 他 的 一 部 新 著作 的 时候,也 采用 词式 书写, 南昌 大学 陆 丙甫 教授 告诉 我们,他们 准备 召开 一次 关于 词式 书写 的 国际 学术 研讨会。这些 都是 词式 书写 的 喜讯!

我们 非常 感谢 成都 的 《中文 信息》,香港 的 《语文 建设 通讯》,长沙 的 《中南 大学 学报》 等 刊物 先后 敢于 冲破 旧 的 习惯 力量,发表 按照 词 的 单位 表现 的 词式 书写 论文。特别 感谢 中南 大学 出版社 2 0 0 2 年 出版 了 中国 第一 本 完整 的 使用 汉字 的 汉语 词式 书写 图书 《语言 理论》 [2] 。还 要 特别 感谢 中国 社会 科学院 研究员 王 均 先生 给 彭 泽润 和 李 葆嘉 主编 的 《语言 理论》 写 序言 鼓励 汉字 文本 的 汉语 词式 书写 实践。这 篇 序言 原稿 也是 按照 词式 书写 方式 写作 的。

  最后 让 我们 记住 王 均 教授 针对 词式 书写 在 《语言 理论》 的 序言 中 说 的 话:“肯定 有人 会 反对,因为 不 习惯。 我 说 不怕。” “ 新 的 进步 事物 总有 一个 逐渐 适应 和 接受 的 过程。” 让 我们 在 汉语 现代化 的 道路 上,冲破 种种 反对 现代化 的 阻力 [1] ,让 汉语 更加 健康 地 发展,从而 在 世界 汉语 热潮 中 顺利 走向 世界。

 

参考 文献

[1] 季 荣臣 . 近代 中国 的 反现代化 思潮 浅论 [n]. 北京:光明 日报, 2004-02-03.

[2] 彭 泽润,李 葆嘉 . 语言 理论 [m]. 长沙:中南 大学 出版社, 2002.

[3] 彭 泽润,王 开扬 . 语言 文学 文化 [c]. 长沙:中南 大学 出版社, 2003.

 

[1] 电子 信箱 : 〓[ zerun@public.cs.hn.cn ] ; 纸张 信箱 : 410081 ,长沙 , 湖南 师范 大学 文学院 , 彭 泽润

[ 2 ] 电子 信箱 : 〓[ wky918@beelink.com ] ; 纸张 信箱 : 250014 ,济南 , 山东 师范 大学 文学院 , 王 开扬

井田汉字,独一无二的汉字结体构形理论,科学地解决数码时代汉字所面临的问题。

 语言文字网  2003-2013©乐鱼app下载的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