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理论通讯-乐鱼app下载

湘潭市工贸中专,湘潭职校,湘潭中专,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湘潭工贸学校,湘潭市一职,学校简介,招生简章,入学指南

 

“英汉 双语 教学”跟“国家 汉语 战略”矛

——— 著名语言学家、南开大学博士生导师马庆株教授 访谈

 

彭 泽润(记录 整理)

 

编者 按语: 近年来 关于 汉语 发展 和 汉语 教育,有 几个 话题 已经 引起 了 学界 的 广泛 关注。例如, 读 经书 中 的 语言 教育 观念 问题 语文 教材 改革 中 的 语言 现代化 问题 学术 语言 文言化 倾向 问题 汉字 和 汉语 拼音 协调 发展 问题 英语 和 汉语 的 双语 教学 问题 ,等等。随着 2004 年 国家 汉语 战略 浮出 水面,怎样 处理 汉语 和 外语,汉语 和 少数 民族 语言,怎样 处理 现代 汉语 和 古代 汉语,普通话 汉语 和 方言 汉语 等 关系 问题,即将 成为 热门 话题,因为 它们 直接 关系到 国家 汉语 战略 实施 的 成效,也 直接 关系到 汉语 研究 的 方向 和 汉语 本身 发展 的 方向,可以说 是 中国 语言 规划 和 我们 民族 发展 的 一 件 大事。本刊 一直 密切 关注 这些 问题,曾经 刊发 过 几 篇 相关 文章。 鉴于 诸多 精辟 言论 分散 在 各种 图书、报刊 以及 网络,不利于 讨论 的 集中、深化 和 问题 的 及时 澄清,从 这期 起,我们 将 开设“焦点 论坛”栏目,目的 在于 聚集 天下 贤能,关心 民族 大计。欢迎 大家 踊跃 参与。

本期 刊发 彭 泽润 教授 跟 马 庆株 教授 的 一 篇 访谈 文章。希望 大家 积极 参与 讨论,对 马 先生 的 观点 无论 赞成 还是 反对,给 我们 投稿,本刊 将 优先 采用。

 

全国 人大 副委员长、语言学家 许 嘉璐 先生 2004年10月16日 在 庆祝 普通话 水平 测试 开展 10 周年,国家 语委 和 教育部 的 语言 文字 应用 研究所 成立 20 周年,国家 语委 普通话 培训 测试 中心 成立 10 周年 座谈会 和 主题 是 “语言 规划 的 理论 与 实践” 的 “第 4 届 全国 社会 语言学 学术 研讨会”( 2004年10月16日-18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国 传媒 大学) 开幕 仪式 上 的 讲话 中 说:从 幼儿园 开始 学习 英语,娃娃们 中国话 还 没 学 得 利落 就 开始 学 英语,送 孩子 上学 的 路上 在 学 英语,走 在 街道 上 在 学 英语,汽车 司机 也 在 学 英语。整个 大江南北, 960万 平方 公里,这样 学习 英语 的 热潮,在 人类 历史 上,在 任何 国家,从来 没见 过。但是,没有 人 在 中国 掀起 一个 学 汉语 的 热潮 来。这样 中国 语言 不 冷 才 怪 呢!

教育部 语言 信息 管理司 司长、语言学家 李 宇明 先生 在 会议 的 闭幕 仪式 发言 中 说:在 理论 上,学习 母语 和 学习 外语 不 矛盾,是 相辅相成 的。造就 大批 的 “双语人”,逐步 形成“双语 社会”,是 人类 进步 的 表现。在 事实 上,宠爱 或者 崇拜 外语,轻视 和 或者 贱看 母语 的 现象 已经 到 了 非常 严重 的 地步,可能 造成 危及 国家 未来 的 严重 后果。

著名 语言学家、中国 语文 现代化 学会 常务 理事、天津 市 语言 学会 会长、南开 大学 文学院 语言 规划 博士生 导师 马 庆株 教授 在 学术 会议 上   做 了   大会 专门   发言,认为 应该 区分 两种 “双语 教学”,制止 英语 和 汉语 的 “双语 教学”,从 语言 维护 国家 主权 和 国家 安全,引起 很 大 反响。为了 进一步 听取 马 教授 的 高见,笔者 在 2004 11 月( 这次 采访 的 主要 内容 已经 用 《制止 英汉 “双语 教学”,从 语言 维护 国家 主权 和 国家 安全》的 题目 发表 在 《现代 语文》 2005 年 第 1 ) 和 2005 3 月 先后     做 了 专门 访谈。下面 是 笔者(彭)两 次 对 马 教授(马) 的 访谈 的 综合 记录。

  彭: 马 教授,您 对 汉语 有 一种 强烈 的 历史 使命感,我们 很 敬佩 。 目前 全世界 都 在 学习 英语,英语 被 当做 开革 开放 以来 的 一种 重要 教育 内容,英语 跟 汉语 在 高考 等 重要 关头 几乎 同等 重要,甚至 比 汉语 还 重要。虽然 有 不少 人 认为 大学 几乎 一半 的 时间 花 在 英语 上 了,有 一些 怨言,甚至 引起 了 人大、政协 委员 的 关注,但是 大家 似乎 都 能够 理解。 推行 英语 和 汉语 的 “双语 教学”应该 是 提高 英语 教育 水平 的 一个 重要 措施,可是 您 为什么 说 “双语 教学” 会 损害   国家 主权、危害 国家 安全 呢?

  马:首先 我们 要 明确 什么 是 双语 教学。“双语 教学” 本来 是 指 一个 国家 为了 使 外来 移民 和 少数 民族 能够 使用 主体 民族 语言,在 教学 中 采用 他们 的 民族 语言 和 主体 民族 语言 进行 教学,最终 过渡 到 能够 接受 主体 民族 语言 的 单语 教学。因此 双语 教学 的 最终 目标 是 单语 教学,是 在 国家 范围 内   从 一种 语言 过渡 到 另外 一种 语言。

  彭:您 说 的 会 危害 国家 安全 的 “双语 教学” 是 指 什么?

马:近年来 有人 主张 在 中国 高等 教育 甚至 在 中国 基础 教育 中 普遍 采用 汉语 和 英语 进行 “双语 教学”。这 不 符合 “双语 教学” 的 本来 意义 。天津 一个 大学 规定 进行 双语 教学 的 课程 提高 系数 计算 工作 数量,一个 老师 在 “双语” 课堂 上 因为 使用 了 汉语 术语 就 降低 了 一定 应该 得到 的 系数 。这 不 是 完全 不   允许 使用 汉语,开始 走向 英语 的 单一 语言 教学 模式 吗?

彭:您 说 的 这种 英语 和 汉语 的 “ 双语 教学”现在 在 各地 都 很 流行,不 只是 出现 在 大学。例如,“双语 实验 小学”、“双语 幼儿园” 也 到处 有。第一 种 是 除了 语文 课程,其他 课程 都 使用 英语 教学。第二 种 是 用 汉语 教学,只 不过 还 开设 了 英语 课程。

马:第二 种 只是 打着 “双语 教学” 的 名义,但是 “双语 教学” 很 时髦。第一 种 就 属于 “双语 教学”。如果 只有 语文 课程 用 汉语,那么 “汉语” 就 成为 了 “外语”。

  彭:在 大学 课堂 中,还 有   采用 英语 讲授   汉语 课程 或者 中国 古代 文化 课程 的 “双语 教学”,您   认为 有 必要 吗?

  马:除了 外语 教学 和 个别 必须 直接 采用 外语 教材 的 课程 以外,只能 采用 国家 通用 语言 普通话 进行 教学。否则 是 违背 国家 通用 语言 文字 法、 教育法, 甚至 违背 宪法。用 英语 教 母语 是 汉语 的 人 学习 汉语 似乎 本末倒置,完全 破坏 了 汉语 作为 教学 语言 的 主权 地位。

  彭:为什么?

  马: 2000 年 颁布 的 《中华 人民 共和国 国家 通用 语言 文字 法》 明确 规定 国家 的 通用 语言 是 普通话,“国家 推广 普通话”,“学校 及 其他 教育 机构” 用 “普通话”作为   “基本 的 教育 教学 用语”。 1982 年 颁布 的 《中华人民 共和国 宪法》规定“国家 推广 全国 通用 的 普通话”。实行 英语 和 汉语 的 “双语 教学” 实际 上 是 推广 英语 而 不是 推广 普通话,违背 了 以上 法律 。

  彭:为什么 说 用 英语 教学 损害 了 中国 的 国家 主权 呢?

  马: 语言 是 一个 民族 的 重要 标志,也 是 一个 民族 用 它 生活 和 进行 信息 交换、科学 研究 的 重要 工具,代表 着 国家 的 形象 和 主权。教学 语言 是 国家 主权 的 重要 方面。 这 方面 主权 的 丧失 将 导致 国家 整个 主权 的 丧失。 在 普通 教育 中 实行 汉语 和 英语 双语 教学,就是 要 放弃 国家 通用 语言 作为 教学 语言 的 法定 地位,从而 逐渐 向 只 使用 英语 过渡。这 不是 中国人 自己 把 语言 主权 让 出来,自己 损害 了 中国 的 国家 主权 吗?我国 从来 没有 规定   英语 这种 外语 在 中国 学校 教学 中 的 法定 地位。

  彭:为什么 会 危害 国家 安全 呢?

  马:伊拉克 为什么 会 灭亡 得 那么 快? 这个 问题 值得 深思。除了 政治 上 的 原因,可以 说 是 英语 入侵 在 前面。伊拉克 本来 是 土耳其 奥斯曼 帝国 的 一 部份。 奥斯曼 帝国 解体 以后,英国 统治 伊拉克 几十 年,把 英语 带到了 伊拉克。 他们 长期 采用 英语 进行 教学,放弃 了 用 自己 民族 语言 教学 的 机会,从而 在 英语 文化 的 熏陶 下,出现 了 一些 亲近、崇拜 美国 的 人。 这样 他们 很 容易 接受 来自 英语 世界 的 侵略。他们 面对 外来 侵略,不仅 在 语言 上 而且 在 文化 心理 上 很 容易 接受,以为 人家 是 来 解放 自己 的 呢。如果 我们 主动 放弃 汉语,就 会 给 和平 演变 创造 条件,就会 重蹈 伊拉克 的 覆辙。

  彭:现在 提倡 跟 国际 接轨,英语 是 国际上 比较 通用 的 语言,采用 英语 教学 不是 可以 实现 这个 目标 吗?

马:跟 国际 接轨,是 要 学习 国际 先进 的 科学 技术 和 优秀 文化,而 不是 要 牺牲 国家 和 民族 的 语言 及其 文化。以色列 为了 维护 国家 形象,已经 消失 的 民族 语言 希伯来语 都 破例 被 恢复 了。我们 怎么 能够 反过来 主动 放弃 自己 的 国家 通用 语言 呢?提高 外语 水平 不能 放弃 教学 语言 主权。日本人 主要 通过 培养 少量   外语 精英,翻译 出版 大量 外语 图书 来 利用 外语 资源。 著名 物理学家 丁 肇中 在 外国 接受 诺贝尔 奖励 的 时候,不是 采用 外语 英语 而是 采用 自己 祖国 的 语言 汉语 发表 讲话。不久 前,在 中国 召开 的 “世界 华人 物理 大会” 居然 规定 英语 是 唯一 的 会议 语言。又 是 丁 肇中 先生 违背 禁令 使用 汉语 发言。把 坚持 使用 汉语 的 丁   肇中 先生 跟 放弃 汉语 的 “世界 华人 物理 大会”的 主办者 比较 一下,值得 我们 深思。

彭:采用 英语 教学 会 提高 教学 质量 吗?

马:采用 英语 教学 一般 科学 知识,不仅 不会 提高 教学 质量 ,而且 会 全面 降低 中国 教育 质量。 它 不仅 会   使 中国 学生 降低 政治 教育 质量,丧失 爱国 热情,而且 会   使 中国 学生 降低 智育 的 质量,难以 真正 高 效率 理解 科学 知识,因为   不能 利用 母语 优势 获得 最大 学习 效益。印度 因为 曾经 是 殖民地,又 因为 独立 以后 主体 民族 语言 人口 没有 突出 优势,被迫 继续 采用 英语 做 通用 语言。香港 因为 特殊 的 历史 原因 长期 使用 英语 做 主要 的 教学 语言,所以   数理化 水平 相对   比 大陆 低。中国 获得 奥林匹克 数理化 竞赛 金牌 的 学生 恰恰 是 用 汉语 做 教学   语言 的 大陆 培养 的。让 大量 外语 并不 地道 的 老师 用 外语 上课,不仅 降低 学科 知识 的 教学 质量,而且 降低 外语 本身 的 教学 质量。

  彭:您 怎样 评价 英语 教学 在 中国 大学 教育 中 的 作用?

  马:我们 国家 现在 有 40 % 的 教育 经费 用 在 英语 教育 上。花 这么 大 的 代价 获得 的 效益 并不 大。虽然 普遍 提高 了 中国人 的 外语 意识,但是 由于 不是 在 外语 环境 中 学 造成 大量 时间 的 浪费。我 调查 大学 中文 系 的 4   年级 学生,是否 读 过 《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 等 中国 文学 名著,几乎 都 说 没有。为什么?没有 时间。时间 用来     什么 了?学 英语 去 了,否则 不能 毕业。可是 不少 人 汉语 普通话   不 及格 却 可以 毕业。另外,评价 大学 老师 也 是 这样。一些 老师 普通话 水 很 差 可以 当 教授,但是 英语 不能 过关   却 不能 当 教授。

  适当 加强 外语 教学 是 需要 的,但是 提高 到 比 国家 通用 语言 还 高 的 地位 会 得不偿失,甚至 丧失 国家 语言 主权,从而 影响 国家 长远 利益 的 安全。即使 加强 外语 教学,也 应该 注重 多 种 外国 语言 的 教学,不 只是 英语 教学。

  彭:当前 我们 国家 在 对待 英语 的 语言 政策 上 还存 在 什么 问题?

  马:听说 今年 北京 的 公务员 录用 中 免试 录用 会 英语 的 留学 人员,这 实际上 是 迎合 外国 推行 英语 文化 的 需要。可以 说 在 语言 政策 上,香港 回归 以后,不是 香港 大陆化,而是 大陆 香港化,这 是 很 危险 的,这 是 一种 语言 自杀 政策。上海 已经 成为 受到 “双语 教育” 思潮 危害 最深 的 城市,在 语言 上 变成 了 第二 个 香港 了。新加坡 是 多民族   国家,英语 水平 高 的 人 也 比较 多,但是 唱 国歌 必须 用 新加坡 唯一 的 国语 马来语。可是,在 中国 的 上海,有的 学校 唱 中国 国歌 都 要求 翻译 成 英语 唱。有的 小学 为了 防止 汉语 拼音 对 英语 字母 学习 的 干扰,先 教 英语 再 教 汉语 拼音,叫 汉语 给 英语 让路。汉语 的 地位 真是 太 糟糕 了!汉语 和 中国 的 命运 这样 下去 真是 太 危险 了!这种 引狼入室 的 做法 值得 我们 深思 啊!

  彭:为什么 会 出现中国 教育 违背 国家 语言 法律 的 局面?

  马:造成 这样 糟蹋 国家 语言 的 局面,除了 袁 晓园、徐 德江等 主编   的《汉字 文化》刊物 制造 种种 跟 国家 语言 政策 对着干 的 错误 言论,干扰 正常   语言 生活 和 语言 科学 研究 以外,是 因为 中国 缺乏 对 语言 规划 科学 研究 的 足够 重视。我们 过去 的 语言 规划 主要 停留 在 汉字 改革 和 推广 普通话 等 具体 的 事情 上,对于 汉语 本身 的 地位 规划,汉语 和 外语 的 关系 规划 缺乏 科学 的 论证,并且 在 没有 科学 论证 的 基础 上,没有 通过 相应 的 法律 手段 实施 了 不 科学 的 语言 政策。语言 是 综合 国力 的 要素,科学 规划 国家 语言 地位 要 成为 语言 科学 研究 和 行政 决策 的 大事。

  彭:国家 不 重视 汉语 的 推广 吗?国家 应该 怎样 向 世界 推广 汉语?

马:其实 国家 是 很 重视 汉语 推广 的。根据 2004 12 月 消息,“国家 汉语 战略”已经 确定,国家   计划 投资 25 亿 元 推广 汉语,使 学习 汉语 的 外国   从 现在 的 2500 万 人 到 2010 年 发展 到 1 亿 人。现在 的 所谓 “双语 教学”不是 跟 “国家 汉语 战略” 背道而驰 吗? 我们 在 其他 方面 也   没有 很好 地   采取 有效 的 配套   措施 保证 汉语 的 推广。例如,我们 在 出口 产品 的 语言 使用 中 没有 维护 汉语 形象,没有 自豪 地 推广 汉语。中国 生产 的 产品 一个 汉语 单词 都 没有,这样 怎么 能够 让 外国人 接触 汉语?有的 在 国内 生产 和 销售 的 产品 甚至 有意 回避汉语,冒充 进口 产品。一个 企业 或者 产品 的 名称 本来 是 中国 的,要 先 取 一个 外语 名称,再 音译 成 汉语。例如 先   取名 rich ,再 叫做“锐奇” 或者 “瑞琪” 什么 的。

彭:国际 上 英语 很 通用,为什么 还 要 强调 汉语 在 产品 上 的 使用?

  马:任何 国家 都 希望 推广 自己 的 语言。推广 语言 也是 把 使用 这种 语言 的 国家 文化 推广 出去,也是 扩大 这种 语言 在 国际 经济 活动 中 的 地位, 它 本身 具有 巨大 的 经济 价值,所以 我们 国家 才 提出 “国家 汉语 战略”。

彭:那么 您 认为 产品 名称 中 的 汉语 和 外语 以及 其他 语言 的 关系 应该 怎样 处理 呢?

马:随着 中国 经济 的   发展,特别 是 中国 加入 世界 贸易 组织 以后,中国 产品 出口 大量 增加。这 是 一个 通过 贸易 途径   顺便 宣传 和 推广 汉语 的 好 机会。可是 我们 把 这个 机会 浪费 了,几乎 所有 出口 产品 的 名称 和 说明书   一律 使用 外语,甚至 一些 面向 国内 的 产品 也 不   使用 汉语。国家 应该 制定 相应 的 法规,提高 对外 使用 国家 通用 语言 的 自信心,规定 中国 的 出口 产品,必须 使用 中国 法定 的 通用 语言 普通话,使用 法定 的 规范 汉字 和 汉语 拼音 来 书写 普通话,根据 需要 可以 再 配套 使用 英语 等 外国 语言 或者 维吾尔语 等 中国 少数 民族 语言。这样 既 维护 了 中国 的 语言 主权 和 国家 形象,又 节约 了 大量 汉语 推广 经费。

彭:中国 教育部 2005年2月25日 北京 举行 新闻 发布会,宣布 2005 年6月 实行 考试 改革 试点 起,大学 英语 四、六 考试 全面 改革 计分 体制 成绩 报道 方式。同 一天 沈阳 召开 2005 年度 语言 文字 工作 会议 上,教育部 副部长 贵仁 强调,对于 重视 外语 学习 使用 忽略 或者 削弱 自己 国家 语言 及其 文字 学习 使用 现象,要 进行 纠正。您 怎么 看待 呢?

马:这 实施 “国家 汉语 战略”,保护 祖国 母语 具有 重要 意义。也 “英汉 双语 教学” 问题 一种 对策 回应。国家 领导人 已经 意识到 汉语 危机,开始 挽救 国家 通用 语言 汉语 普通话。

彭:目前 中国 的 语言 教育 有 一些 硬性 措施。外语 主要 英语 的 教育 包括 大学 本科 入学 和 毕业 外语 等级 考试,硕士生 和 博士生 入学 和 毕业 外语 考试,职称 外语 考试。汉语 教育 有 面向 外国人 的 “汉语 水平 考试( hsk )”和 面向 中国人 的 普通话 水平 测试“( psc )”。您 对 这些 政策 满意 吗?在 语言 教育 中 怎样 保证 汉语 教育 的 科学 地位 呢?

马:应该 说 在 重视 外语 教育 考试 的 同时 已经 开始 重视 汉语 教育 考试 了。但是,面向 中国人 的 普通话 水平 测试 目前 还是 停留 低 层次,主要 是 测试 语音。普通话 是 由 词汇 和 语法 构成 的,如果 只 停留 在 语音 形式 系统 上,不 加强 词 和 语法 教育,普通话 语音 形式 就 没有 相应 的   核心 内容。普通话 是 国家 法定 的 通用 语言,不是 一个 简单 的 语音 问题,不是 把 根据 方言 或者 文言 的 语法 和 词 结构 起来 的 文章 用 普通话 语音 读 出来 就是 普通话。

彭:我 同意 您 的 观点,我们 应该 完善 普通话 水平 测试 的 内容 和 领域,把 博士生、硕士生 入学 考试 和 职称 考试 中 的 “外语” 考试 改成 “语言 ”考试,包括 汉语 (普通话) 和 外语(英语)两个 部份。其中 汉语 的 考试 内容 跟 英语 保持 大体 一致,包括 语音、词汇、语法、修辞、 阅读 和 写作。

马:是的,目前 的 “大学 语文”甚至 中小学 “语文”课程 的 教学   内容 也 要 做 相应 的 改革。不仅 从 国家 通用 语言 法律 上 保证 普通话 的 地位,同时 从 考试 制度 上 保证 普通话 的 有效 普及。

——————

作者简介:彭泽润( 1963 —),湖南衡山人,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南开大学博士后研究人员。

井田汉字,独一无二的汉字结体构形理论,科学地解决数码时代汉字所面临的问题。

 语言文字网  2003-2013©乐鱼app下载的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