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理论通讯-乐鱼app下载

湘潭市工贸中专,湘潭职校,湘潭中专,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湘潭工贸学校,湘潭市一职,学校简介,招生简章,入学指南

词典 和 字典 的 现代化 问题

彭 泽润

内容 提要 汉语 工具书 要 严格 区分 字典 和 词典,要 建设 真正 意义 的 汉语 词典,必须 重视 词 意识、正词法、词性、单音节词、普通话 词 的 范围 等 问题。

关键 词语  汉语;工具书;字典;词典;现代化

  汉语 的 工具书 分为 词典 和 字典 两种。时代 迫切 需要 词典 和 字典   现代化。这是 与 汉语 生活 的 现代化 密切 相关 的。中国 的 语言 生活 在 20 世纪 发生 了 巨大 变化,普通话 代替 方言,白话 代替 文言,已经 成为 汉语 公共 交际 的 事实。2000 年 颁布 的 《中华 人民 共和国 国家 通用 语言 文字 法》规定:“国家 通用 语言 文字 是 普通话 和 规范 汉字”。 汉语 工具书 一直 在 追随 这种 进步 的 变化,但是,从 观念 到 实践 仍然 存在 不少 问题,与 封建 社会  结束  比较 早 的 国家 相比,显得 非常 落后。

在 汉语 工具书 现代化 方面,我们 首先 要 感谢 魏 建功 先生。他 在 1 9 5 0 年 接受 叶 圣陶 先生 的 邀请,担任 “新华 辞书社” 社长,开始 主编 《新华 字典》。提出 “绝对 以 音 排列”、“以 语 分 字”、“广 收 活 语言”、“适合 大众” 等 进步 原则。[ 10 ]终于 在 1 9 5 3 年 正式 出版《新华 字典》。其次 是 吕 叔湘、丁 声树 等 先生。1 9 5 6 年 国务院 发布 关于 推广 普通话 的 指示,责成 当时 的 中国 科学院 语言 研究所 编写 以 确定 词汇 规范 为 目的 的 《现代 汉语 词典》。[ 15 ]吕 叔湘、丁 声树 先后 担任 主编。终于 在 1 9 6 5 年 出版“试用本”,1 9 7 8 年 正式 出版。《现代 汉语 词典》 使 汉语 工具书 现代化 在 《新华 字典》 的 基础 上 迈上 了 一个 新 台阶。从此,配合 语文 现代化 新 生活 的 新型 语文 工具书 不断 涌现。这 是 中国 语文 生活 中 一件 了不起 的 大事!

  李 行健 主编 的 《现代 汉语 规范 字典》 ( 下面 有时 简称 《规范 字典》 ) 1 9 9 8 年 由 语文 出版社 出版,给 汉语 工具书 的 发展 带来 一 股 新风,引起 学者们 见解 新颖 的 讨论。大家 在 赞扬 它 的 规范 意识 的 同时,指出 它 仍然 存在 一些 问题。

  本文 运用 语言 理论,结合 有关 成果,讨论 汉语 工具书 现代化 的 一些 需要 注意 的 问题。

.  必须 区分 词典 和 字典

英语 只有 词典,不 需要 字典,汉语 词典 和 字典 都 有 需要。因为 任何 语言 都 有 几 万 个 活 着 的 词,但是 不是 都 有 很多 的 字。英语 用 2 6 个 音素字,不 需要 专门 的 字典 去 解释。汉语 通用 的 字 有 7 0 0 0 个,所以 需要 字典。[ 8 ][p254]

  汉字 的 字 在 古代 记录 的 基本上 就是 词,所以 古代 的 词典 就 可以 直观 地 叫做 字典。在 现代 汉语 中,虽然 词典 不能 简单 地 叫做 字典,但是,单字 基本上 仍然 记录 有 意义 的 语素。一种 语言 的 语素 的 总数 肯定 少于 词 的 总数。通过 语素 学习 词,可以 一定 地 提高 效率。这 就 好比 一些 英语 单词 学习 手册,把 词根、词缀 从 大量 的 词 中 拆分 出来。所以 语素 意义 上 的 “字典”,可以 比 词典 更加 简明 地 提供 基本 信息,可以 为 巩固 学 过 的 词语 提供 联系。这样 字典 的 存在 有 一定 意义 的 必要。但是,要 完全 解决 语言 使用 问题,更加 需要 词典。

  有些 人 仍然 不 愿意 区分 词 和 字,也 就 不会 明确 区分 词典 和 字典 的 不同。黄 河清 等 写 的 一 本 书 在 中国 内地 出版 用 了 术语 “词、词典、词组、词义”等,可是 在 中国 台湾 重新 出版 的 时候,出版者 却 违背 作者 的 原意,把 这些 术语 “翻译” 成 了 “字、字典、字组、字义”等,语素“词” 全部 强行 改换 成 “字”。[ 3

  《规范 字典》 把 “非”分开 成“非1”和“非2”,是 非常 科学 的 创新。但是 “非2” 的 解释 是 “指 非洲”。“非洲”在 “非1” 里面 没有 也 不 可能 解释。如果 有 小朋友 问“非洲” 是 “谁”,我们 只好 叫 他 再 去 查 词典。

  即使 要 让 词典 和 字典 两种 工具 书 同时 存在,也 绝对 不能 混淆 字典 和 词典 的 功能,不能 混淆 “字” 和 “词” 的 性质。北京 大学 出版社 1 9 9 2 年 就 ³ 过 一 本 《英文 部首 字典》。把“英语 语素 构词 词典”,叫做 “英文 部首 字典” , 这 是 牛头 不 对 马嘴!这 是 缺乏 语言 理论 常识 的 表现。它 严格 混淆 “字” 和 “词”。一个 字 的 部首 和 一个 词 的 词素,怎么 能够 等同 ? 这 好比 把 北京 市、长沙 市、韶山 市 3个 级别 分别 是 省、地区、县 的 城市 并列 在 一起。为什么 会 在 研究 外语 的 人 那里 经常 会 出现 这样 的 错误 观念?因为 有些 研究 汉语 的 人 现在 还 认为 词 是 字 构成 的,说 汉语 的 词汇 可以 通过 汉字 扩大,英语 词 的 结构 复杂,“不能 类推”。[ 1 ]其实,英语 单词 完全 可以 通过 词根、词缀 这样 的 语素 类推。不过,英语 语素 一般 不 像 汉字 用 一个 语素字 书写,而是 用 几个 音素字 书写。

  词典 可以 包含 字典,字典 不能 包含 词典。一般 来说 有 了 《现代 汉语 词典》, 就 不 需要 《新华 字典》了。但是 《新华 字典》 为什么 也 畅销 呢?表面 的 原因 是,重量 轻 价格 又 便宜。其实,使用 字典 的 人 往往 是 已经 掌握 汉语 的 人,只是 经常 忘记 书面 上 用 什么 字 表现。一个 大学 的 中层 干部 因为 一个 词 的 意思 不 懂,打 电话 问 我。我 说 你 查 了 词典 没有。他 说 查 了。原来 他 一辈子 只 知道 小学 就 买 了 的 《新华 字典》。为了 方便 小学生,应该 精简 现代 汉语 词典 中 那些 杂质 和 不 常用 的 词语,编辑 一 本 《新华 字典》那么 重 的 《汉语 词典》。

2.  词典 和 字典 的 编写 必须 现代化

  我们 现在 非常 需要 现代化 的 词典、字典 这样 的 汉语 工具书。以 汉语 为 第一 语言 的 小学生、中学生,以 汉语 为 第二 语言 的 外国 学生 和 中国 少数 民族 学生 更加 迫切 需要 这样 的 工具书。[ 6 ] 汉语 工具书 的 现代化 直接 影响 汉语 的 正常 使用 和 健康 发展,它 应该 成为 汉语   应用 语言学 的 一个 重要 研究 内容,它 需要 长期 的 连续 的 比较 稳定 的 又 有 现代化 思想 武装 的 研究 队伍。

  现代化 的 语言 工具书,是 与 现代化 的 语文 生活 密切 相关 的。8 0 年 以前, “白话文 运动” 废除 文言文,使 汉语 的 书面语 不再 是 一种 古董 一样 的 少数人 的 摆设,而是 成为 接近 口语 的 充满 活力 的 大众 交际 工具。同时 “国语 运动”使 汉族人 的 口语 逐渐 形成 了 统一 的 交际 方式。中国 语言 的 现代化 在 这 一个 世纪 发生 了 翻天覆地 的 变化,使 语言 能够 更加 适应 中国 的 国家 现代化 的 需要。我们 的 汉语 工具书 虽然 一直 在 追随 这种 现代化 的 需要,但是 目前 从 语言 观念 到 语言 实践 仍然 存在 不少 问题。

3.  词典 和 字典 需要 加强 时间 和 空间 规范 意识

  作为 普通话 词典 应该 是 对 现代 共同 汉语 的 单一 系统 的 共时 描写 词典,不是 普通话 跟 古代 汉语、方言 的 对比 词典。因此,要 具有 强烈 的 时间 和 空间 意识。[ 7 ]可是 这 方面 的 问题 仍然 存在。

  目前 《新华 字典》、《现代 汉语 词典》 虽然 在 区分 古代 汉语 和  现代 汉语 方面 表现 出 了 最高 的 水平,但是,距离 现代化 的 要求 还 有 距离。这里 应该 肯定 的 是 在 1 9 9 0 年 修订 中 , 《新华 字典》 更加 自觉 地 修改 了“一些 不 符合 现代 汉语 普通话 表达 习惯 和 规范 的 释义”,例如 把“位 次于 后”改为“地位 次于 皇后”。[ 9 ]这 是 工具书 本身 的 在 语言 现代化 道路 上 的 明显 进步。

对于 “蜈蚣” 的 解释,《现代 汉语 词典》 用 了 “有 一 对 足”,《新华 字典》 相应 地 用 的 是 “有 脚 一 对”。很 明显,《新华 字典》更加 现代化,用“脚”代替 了“足”。相反,对于“猪” 的 解释,《新华 字典》 用 了 “体肥”,《现代 汉语 词典》 更加 现代化,用的 是 “身体 肥”。再 例如 , 《新华 字典》 用 古代 词 “此”解释 现代词 “这”,用 方言 词 “晓得” 解释 共同语 的 词 “知道”,缺乏 语言 规范 的 时间、空间 意识。同样,《现代 汉语 规范 字典》 收集 大量 古代 汉语 的 语素 意义,是 一种 倒退 , 更加 严重 地 缺乏 语言 规范 的 时间 意识,使 规范 失去 了 真正 意义,与 它 名称 中 的 “现代 汉语” 背道而驰。

  例如,《现代 汉语 词典》 收集 了 “要 fio ”,用“〈方〉不要”解释。“ fi à o ”完全 违背 普通话 语音 系统 中 音节 结构 的 规则, 不 可能 在 普通话 中 成长。所以 《应用 汉语 词典》 把 它 删除 了。但是,《应用 汉语 词典》 也 保留 许多 方言词。例如,“ m ǎ o ”,汉字 写成 “有” 缺少 里面 两 横,用“[动](粤语 ) 没有”解释。即使 要 收集 一些 方言词,又 怎样 进行 比较 科学  的 解释 呢?对比 《现代 汉语 词典》 的 解释 “〈方〉没有”,我们 发现 用 “粤语” 注释 是 画蛇添足,因为 湘语 等 方言 也有。 至于 读 “ m ǎ o ” 的 声音,就 像 模仿 外来词 的 声音,不 可能 逼真。这个 词 注释 成 “上声”,可是 长沙、衡山 等 地方 的 方言 读 “阳去”。再说,这个 方言词 能否 取代 普通话 “没有”或者 “没”,跟 外来词 一样 在 普通话 中 流行 呢?我们 需要 把 不会 说 普通话 的 人 

夹杂 的 方言词,把 不会 写 白话文 的 人 夹杂 的 文言词,都 当做 现代 汉语 的 词 收集 到 词典 中 吗?

4.  词典 必须 重视 词 意识 和 正词法

  《现代 汉语 词典》一 开始 就 以 词 为 单位 拼音,这 是 汉语 词 的 拼写 在 现代化 方面 的 表率。在 1 9 9 6 年 的 修订 中 更加 注意 词 的 书写 规范 的 引导。例如,异形词 在 确认 的 主要 词形 下面 进行 解释,其余 词形 下面 只 说明 同 主要 词形。“这样 做 有 导向 作用,树立 了 规范。”[ 14

但是,这些 进步 还是 不够。正当 我们 需要 《新华 字典》、《现代 汉语 词典》 进一步 出现 新 的 现代化 突破 的 时候,我们 却 看到  在 同样 的 编写 队伍 编写 的 其他 词典 中 还有 一定 的 倒退 现象。例如 《新编 汉语 词典》[ 4 ]的 编者 李 国炎、莫 衡、吴 崇康、单 耀海 4 人 都是 《现代 汉语 词典》 的 编者。这 部 词典 与 《现代 汉语   词典》 的 主要 不同 是 词语 采用 逆序 集中。可是 取消 词语 的 拼音,使 一些 词 的 读音 无法 得到 准确 的 反映。多音字 包括 轻声 不能 得到 准确 信息 , 例如 “打点 (d a d i a n) ”。

他们 为 香港 编辑 的 一 本 类似 的 字典 中,放弃 了 词式 拼音,改为 汉字式 拼音,也许 是 为了 尊重 出版者 的 “实用性” 要求,而 放弃 了 “科学性”。《现代 汉语 词典》 的 老 主编 吕 叔湘 先生,在 为 《新编 汉语 词典》 写 的 序言 中 说,他 当时 问 作者 《新编 汉语 词典》 跟 《现代 汉语 词典》有 什么 不同,作者 说“《现代 汉语 词典》注重 科学性,我们 要 编 的 是 首先 考虑 实用性。”我们 认为 实用性 应该 使 科学 变得 容易 接受,不是 放弃 科学。

  值得 高兴 的 是 我们 已经 看到 李 行健 主编 的 《现代 汉语 成语 词典》[ 5 ] 对 成语 的 拼写,全部 遵守 了 正词法 规则。例如“千言-万语” 写成 “qiānyán ̄wànyǔ”,“泪如雨下” 写成 “lèirúyǔxià”。

5.  汉语 词典 同样 应该 说明 词性

  给 词 说明 词性 是 汉语 工具书 迫切 需要 进行 的 现代化 工作。事物 肯定 可以 分类,只是 有的 容易 有的 难。语言 中 的 词  都 可以 根据 功能 分类,确定 词性。各种 语言 的 词典 一般 会 说明 词性。由于 汉语 在 书写 实践 中 长期 出现 不 按照 词 书写 等 旧 习惯,人们 难以 确定 汉语 的 词 和 词性,所以 一直

 缺乏 全面 说明 词性 的 词典。随着 汉语 应用 的 发展,特别 是 对外 汉语 教学 的 需要,这个 问题 成为 迫切 需要 解决 的 问题。在 20世纪 末期, 中国 从 对外 汉语 词表,到 相关 的 词典,都 开始 说明 词性。

  这里 要 特别 提到 2 0 0 0 年 由 商务 印书馆 出版 了 郭 良夫 主编 的 《应用 汉语 词典》。这是 到 目前 为止,在 词典 现代化 方面 最 先进、最 全面 的 成果。它 在 继承 《现代 汉语 词典》 的 好 传统的 基础 上,进一步 说明 词性,采用 正词法,插入 文化 知识 等。

  我们 忍不住 要 问:《现代 汉语 词典》 在  修订 过程 中 为什么 不 做 这样 的 改进 工作 呢?

  6.  词性 说明 不 应该 用于 语素 或者 字典

  由于 传统 习惯 的 影响,人们 往往 不同 程度 地  把 “字” 和 “词” 混淆 在 一起 来 做  语言 工具书 编写 工作。《应用 汉语 词典》 凡例 说:“比 词 小 的 词素……也 一律 标注 词类”。这 就 不仅 造成 矛盾,而且 词素 或者 语素 跟 词 不是 数量 上 的 大小 关系,而是 使用 上 的 不同 性质 的 关系。 

  《现代 汉语 规范 字典》 的 “前言” 说:“给 词 标注 词性 本来 是 天经地义 的 事,但是,当前 我国 通行 的 字典、词典 一般 都 没有 标注 词性”。对于 词典 , 这 是 非常 值得 重视 的 警告,也是汉语 词典 现代化 的 一种 重要 的 觉醒。但是,在 字典 上面 标注 词性,却 有点 南辕北辙 了。给 字典 上 的 字 记录 的 语素 说明 词性,不仅 不伦不类,没有 必要,而且 会 带来 许多 主观 错误 和 麻烦。[ 2

  给“字”确定“词性”,好比 给 “眼睛” 而 不是 给 “人” 去 解决 户口。这 不仅 没有 积极 价值 , 反而 有些 消极 作用。本来 我们 的 教育 使 我们 不能 区分“字”和“词”,这样 反而 强化 了 这种 混淆。例如,《规范 字典》 第37 页,有 “并” 的 一个 解释 是“表示 两 件 以上 的 事 同时 进行 或者 被 同样对待,相当于 ‘一起’”,例子 有 “工农业 并举”。根据 词性“副”,我们 应该 可以 说 “ 工农业 并 发展”。可是 事实上 为什么 不行?因为 这 正是 词素 意义,虽然 与 词 “一起” 的 意义 一样,但是 它们 的 语言 构造 功能 不同。“并 发展” ( 一个 词素 + 一个 词 ) 要 说成 “一起 发展” ( 两个 词 构成 的 词组 ) 。“如果 词素 和 词 的 功能 完全 一致,这 当然 是 很 理想 的。可是 事实上 不 完全 如此。”[ 11

这 也许 在 古代 汉语 中 基本上 可行。今天 我们 是 用来 创造 句子 的 “词” 不再 是 用 一个 “字” 书写 的 。一个 词 内部 的 结构 分析,如同 分析 历史上 留下 来 的 化石,如同 分析 建筑 用 的 砖。如果 一定 要 把 砖 打碎,当作 几 块 砖 来 使用,那么 肯定 会 使用“故 呢,一定 要 及时 治疗” 这样 别扭 的 句子 , 把 不能 自由 使用 的“故” 来 代替 自由 单位“所以”。

7.  词典 应该 区分 单音节 的 词 和 语素

  汉语 的 词典 是 在 字典 这 座 大楼 上面 经过 修补 建筑 起来 的,显得 不伦不类。如果 要 编写 词典,我们 必须 推翻 字典 的 模型,重新 设计 词典 的 模型。这样 才能 促进 词典 科学化、现代化。这 不是 不要 优良 传统,而是 要 敢于 打破 不良 传统。对于 思想 保守 的 人,需要 忍痛割爱,才能 避免 更大的 痛苦。 

  目前 比较 进步 的 词典 《应用 汉语 词典》 在 凡例 第一 条 说:“本 词典 分 单字 条目 和 多字 条目”。这 跟 《现代 汉语 词典》 完全 一样。这种 按照 字 或者 音节 的 数量 来 区分 语言 单位 的 做法 没有 抓住 语言 单位 的 实质 ,也是 不 符合 语言 使用 实际 需要 的。人们 需要 知道 哪些 是 词 哪些 不是 词。这样 才 方便 规范 地 用 词 来 说话。

  例如,如果 知道 “知”、“幸” 在 现代 汉语 没有 词  的 功能,中学生 作家 郁 秀 就 不会 在 她 的 小说 《花季,雨季》 第1 2 3 页(海天 出版社,深圳,1 9 9 6 年  出现 “真 不(知 ,这是 你们 的 (幸 ,还是 不幸?” 的 句子。这 句 话 应该 连同 问号 一起 修改 成 “真 不 知道,这是 你们 的 幸运 还是 不幸。” 不然, 《现代 汉语 词典》 怎么 用 “不 幸运” 解释 “不幸”? 

  问题 是:《现代 汉语 词典》 又 用 “幸运” 解释 “幸”,只是 例子 属于 包含 “幸” 这个 语素 的 词 或者 成语 “荣幸,三生有幸”。读者 无法 体会 “幸”的 这种 功能 不是 词 的 功能,所以 容易 错误 地 当做 词 去 用。

  如果 我们 的 词典 能够 明确 地 把 “单字 条目” 区分 成 “单字(音节  词” 和 “语素”。如果 通过 词典 进行 引导,并且 通过 语文 教学 贯彻 这种 思想,那么 上面 问题 就会 逐步 得到 解决,现代 汉语 词 的 规范 就 能够 得到 普及。这样,普通话 的 普及 就 不是 停留 在 语音 和 文字 的 形式 上,而是 深入 到 了 词汇 和 语法 层次,就 有 希望 形成 系统 和 规范 的 现代 汉语。

  这里,我们 要 特别 感谢 美国 语言学家  john de-francis( 德范  1 9  9 6 年 在 美国 夏威夷 大学 出版社 出版 了 《abc  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 把 字 作为 一个 特殊 条目 夹杂 在 词条 中间 说明 它 有 哪些 表达 语素 的 能力。这样 不是 字 牵 着 词 走, 而是 词 牵 着 字 走,就 真正 体现 词典 的 性质。

8.  解释 用 的 词语 要 尽量 常用化

在 严格 遵循 循序渐进 的 学习 规律 的 基础 上,用 尽可能 常用 的 词语 解释。用 同义词 解释 意义,确实 是 一种 非常 方便 的 办法。但是,用来 解释 的 词语 如果 更加 不 常用, 那么,正如 古代 人 用 同音 字 的 办法 给 汉字 注音 可能 越 注释 越 读 不 出来 一样,这种 解释 可能 越 解释 越 糊涂。我们 在 《现代 汉语 词典》 中 就 可以 找到 这样 的毛 病。例如,查找“拌”,解释 是 “搅和”;再 查找 词条 “搅和 ji a ohuo ”,解释是“〈方〉混合;掺杂”;再查找“混合”,解释 是 “掺杂 在 一起”,查找 “掺杂”,解释 是“混杂”;再 查找“混杂”,解释是“混合 掺杂”。这样 进入 了 死胡同。我 又 回头 查找 “搅” 字条 下面 的 解释 “搅拌”,才算 基本 解决 了 问题。“搅拌” 的 解释 是“用 棍子 等 在 混合物 中 转动、和弄,使 均匀。”这里 还 有 一个 问题:怎么 能 用“搅和〈方〉”这个 方言词 进行 解释?方言词 是 北京 方言 中 的 还是 南方 方言 中 的,情况 又 大不 一样。又 例如,查找“诽”,解释 是 “毁谤”;再 查找 词条 “毁谤”,解释 又 回到“诽谤”。

  在《新华 字典》中,我们 发现,“这” 用 “此” 解释,“知道” 用 “晓得”解释。这 好像 是 面向 古代、方言 地区 的 人 翻译 词语。这 怎么 能够 很好 地 为 学习 共同 汉语 的 现代人 服务 呢?

所以,用 同义词 方法 解释,应该 用 常用 词 解释 不 常用 词,对于 常用 词 我们 不能 用 不 常用 词 进行 同义 解释,而 要 尽可能 用 定义 的 方式 解释,并且 定义 解释 用 的 词语 尽可能 选择 更加 常用 的,更加 容易 理解 的。这样 看上去 浪费 了 一些 篇幅,实际 上 节省 了 读者 使用 中 的 许多 时间,而且 真正 解决 了 疑问。

  英国 的 《朗文 当代 英语 词典  (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 12 ]收集 了  5.6  万 词条 , 只 用  0.2 万 个 常用 词 (definingvoca bulary) 解释 , ¼ , 而且 几乎 都 有 完整 的 句子 例子。这 非常 值得 我们 借鉴。北京 大学 计算 语言学 研究所 俞 士汶 教授 认为 这 本 词典 是“受限 语言”的 杰作[ 13 ]。

9.  词典、字典 编写者 要 有 语言 理论 素养

  随着 普通话 在 国内 的 普及,随着 汉语 在 国外 的 流行,汉语 的 词典、字典 迫切 需要 上面 这样 的 编写 思想。只有 这样 才能 适应 时代 的 需要。许多 人 来 参与 词典、字典 的 编写 是 好事。虽然 编写 词典、字典 不是 个别 人 的 专利,但是 认为 会 说 普通话 的 小学生 也 可以 编写 词典、字典,这 就 忽视 了 它 的 严肃性 和 科学性。

  同时,有人 错误 地 认为 语言学 专家 去 编写 词典、字典 是 不务正业,浪费 时间。这 就会 导致 符合 素质 要求 的 人 不能 做,做 的 人 可能 不 具备 基本 素质。如果 总是 这样,那么 我们 的 汉语 工具书 事业 怎么 顺利 发展 呢?当然,即使 是 语言 学者,如果 缺乏 现代化 的 思想,缺乏 现代 汉语 的 发展 意识 和 规范 意识,也 不能 实现 词典、字典 编写 现代化 的 目标。

 

  参考 文献

  1 ]陈 蒲清 .《 论 世界 文字 发展 轨迹 与 汉字》[ j . 长沙 : 《湖南 师范 大学 学报》 , 2 0 0  1, ( ) .

2 ]程 荣 . 《汉语 辞书 中 词性 标注 引发 的 相关 问题》[ j . 北京:《中国 语文》 , 1 9   9 9 ,( ) .

3 ]黄 河清 .《d i c t i o n a r y     “字 ”》 . 香港:《语文 建设 通讯》,2 0 0 1 ,( 67 ) .

4 ]李 国炎 等 . 《新编 汉语 词典》[ m . 长沙 : 湖南 出版社 , 1 9 9 3 .

5 ]李 行健 主编 . 《现代 汉语 成语 词典》[ j . 长春 : 长春 出版社,2000 .

6 ]彭 泽润 . 《小学生 多 功能 字典·前言》[ a .《 小学生 多 功能 字典》[ m . 长沙 : 湖南 教育 出版社 ,2 0 0 1 .

 

井田汉字,独一无二的汉字结体构形理论,科学地解决数码时代汉字所面临的问题。

 语言文字网  2003-2013©乐鱼app下载的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